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恐懼之門 8. 歪斜的地面
恐懼之門
(I Have No Fear At All)
楊安濯

8. 歪斜的地面

 

這個城市灰茫茫的天空,難得沒有落雨,讓黎臻帶著輕鬆的心情和曾秀汝走在去警局的路上。

 

「感覺……好像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走在路上了。」曾秀汝換了一套乾淨的白色T-Shirt和一件牛仔褲,看起來就跟一般的學生沒什麼兩樣。

 

「而且是一年2/3時間都在下雨的這個城市難得的好天氣呢……雖然還是陰天就是了,我一帶你離開醫院雨就停了,這代表會有好事發生哦。」黎臻啜飲了一口咖啡。

 

「以前的我喜歡熱鬧喜歡玩……」

 

曾秀汝深吸了一口氣。

 

「但現在我覺得……就這樣淡淡的過生活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曾秀汝瞇著眼睛看向天空,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黎臻也跟著笑了。

 

「走吧,過了馬路就到了。」黎臻帶著曾秀汝穿越馬路,來到西區分局的門口。

 

正準備跨進大門的時候,門被推了開來。

 

王烈律師走了出來,身後跟著一個高大、壯碩,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滿臉冰冷氣息的他正推著輪椅,輪椅上的人臉上纏滿了繃帶,正是那個在醫院被吳俊平痛扁的中年男人。

 

時間彷如凝結,雙方對峙了數秒均無任何動作,直到曾秀汝發出的悽厲尖叫劃破了寧靜。

 

黎臻轉頭,發現曾秀汝已經轉身往馬路對面跑了出去。

 

「等……」

 

「黎偵查員!妳在做什麼!」王分局長此時也從警局大門走了出來:「我不是叫你別碰這個案子嗎?妳把『嫌犯』帶出醫院幹什麼?」

 

黎臻被分局長「稱呼曾秀汝為嫌犯」這件事給狠狠擊中,停下追上去的腳步,指著輪椅上的男人說:「他才是嫌犯吧!搞不清楚狀況的老頭!」

 

「妳……妳說什麼!?對自己長官講話放尊……」

 

王分局長還沒講完,就被王烈律師給打斷:「黎小姐,妳這話是很嚴重的指控,對我的當事人造成嚴重的侮辱,請斟酌妳的言詞,否則……」

 

「我現在沒空理你!」黎臻轉頭往曾秀汝的方向追去。

 

 

xxx

 

 

天空的陰霾讓種滿喬木的「大森公園」充滿了陰森森的氣息。

 

公園中心的長椅上,兩個寬大的背影。

 

「學長,你要的資料我幫你弄到了。」一個穿著警察制服的年輕人說。

 

吳俊平接過年輕人手上的牛皮紙袋:「謝了,歐弟,讓你這麼趕的幫我調查,我欠你一次。」

 

「才不會呢,舉手之勞罷了,」歐弟說:「『Katharine Why?』的項鍊有序號很好查,是一間叫做『天凱貿易』的公司以公司名義在五個月前訂購的,該公司能查到的資料都在紙袋裡;另外我也調查了昨天那些在馬路上被你撂倒的嫌犯,他們每個人都是這間公司的雇員。」

 

吳俊平回想起昨天被綁在麻袋裡、從後車廂摔出來的那個中年男子。

 

「那個從後車廂摔出來的人呢?」

 

「他只有輕微的腦震盪,和皮肉擦傷,沒有大礙,不過……」

 

「不過什麼?」

 

「那個人非常可疑,身上沒有任何一件身分的證明,而且面對我們的問話也是一句話都不說,目前仍然留院中,接受我們的『軟性監禁』。」

 

「嗯,這傢伙絕對有問題,記得幫我盯緊他。」吳俊平拿起擱在長椅上燒盡的菸頭,將菸蒂插進隨身菸灰缸中捻熄,「另外那四個人先關個幾天,不管誰來講都千萬別放,請兄弟們輪流偵訊,有問出消息的話隨時通知我。」

 

「這個……可能有點困難……」

 

「怎麼了?」吳俊平有種不妙的感覺。

 

「那個『法庭鬣狗』來警局把他們都帶走了……他操縱媒體,針對學長你的『執法過當』這一點大作文章,你也知道分局長最怕這種事,一早就下令把他們放了,現在被上層和媒體大眾都釘得滿頭包,正到處發脾氣。」

 

「馬的……看來動作要快了……」吳俊平喃喃自語。

 

「平哥,你該不會在動什麼歪腦筋吧?」歐弟歪著頭,「如果你要大鬧一場的話,大可以跟我們說一聲,我們這群兄弟絕對不會說一聲『不』的。」

 

「傻瓜,我現在可是停職狀態呢,我要怎麼鬧?我只是不想閒下來,想繼續追查罷了。」吳俊平笑了笑,拍了拍歐弟的肩膀,「等事情風平浪靜一點,再找兄弟們一起去吃個熱炒輕鬆一下吧!」

 

「沒問題,這次換你請了!」歐弟笑了笑,年輕的他沒有發現吳俊平眼神中瀰漫的決心。

 

天空傳來了雷聲,緩緩的飄起了細雨。

 

吳俊平將視線別向遠處,想起昨天故意對黎臻說的那些話,心想:「沒錯……要大鬧一場的話,我自己一個人來就夠了,你們還有大好的前程,不要陪著我一起走偏了。」

 

正當吳俊平遙想的同時,歐弟掛在腰間的對講機發出了聲響。

 

 

xxx

 

 

黎臻雙眼圓睜,身體被逐漸加大的雨點給溽濕。

 

她緩緩的一步一步踏著水窪往前走,感到心理那股熟悉的恐懼又逐漸瀰漫。

 

一步,一步。

 

地面正逐漸歪斜。

 

直到和曾秀汝之間的近到伸手可及的距離,黎臻仍努力支撐著自己的心靈。

 

踏出,最後一步,停下。

 

耳邊雨水落下的聲響好似突然加大了數倍。

 

「這不是真的。」黎臻的自言自語軟弱毫無說服力。

 

曾秀汝靠在路旁的一棵大樹上,半睜著的眼失去了光彩,像是缺氧的金魚。

 

不久前曇花一現的笑容已消逝無影,因為她的嘴唇和鼻子都被割下,分別放在她的兩隻手掌裡。

 

她純白的上衣和牛仔褲染上了鮮豔的紅,那股腥味增添了整個畫面的異質感。

 

兩把匕首分別穿透了她左右腳的腳掌,就這樣釘在樹幹上,失去了主導意識的身體倒吊著,藉由匕首的支撐微微的搖擺,撒落的長髮緩緩的隨風飄逸。

 

被劃破的頸部已經停止了腥色液體的汩汩流出,流出的血液和雨水交織成一片血窪,而黎臻正站在中心。

 

黎臻沒有想到兇手可能還在附近,她已失去了思考能力,彷如踏入了名為恐懼的大門,心靈與身體均被恐懼給吞噬殆盡。

 

歪斜的地面終於徹底的顛覆,世界在一瞬間崩潰,餘下的只是彷彿從遠處傳來、自己歇斯底里的喊叫。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