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大長篇] 南橋底下說書的 6. 小紅的九月初
南橋底下說書的
楊安濯

6. 小紅的九月初


 

92  星期一

 

今天是國小、國中、高中開學的第一天,暑假剛結束的早晨變得有些不一樣,許多穿著制服的學生來買早餐,對於我這個夜間部的學生來說,這種生活已經離我好遙遠了。

 

雖然整個暑假都在打工,好像已經習慣了早起工作的生活,但是對於已經開學了的這件事情還是感到相當的惆悵(?),哈哈,下班之後不能直接回家休息,要趕著去上課了。

 

早晨過後到中午這段時間,便利商店裡幾乎沒有人,中午的時候會有一些婦人或小學生會來買個零食或是中餐,大約一點之後,又恢復了空無一人的狀態。

 

一直要到晚上七、八點左右才會陸續有一些住在附近的大學生光顧,然後十二點之後會大量減少到一個小時不到三位客人的程度。

 

就這樣日復一日,這就是這個偏遠小城市邊緣地帶的每日光景。

 

這樣說起來,我來這個城市讀夜間部高中也滿一年了,一點都沒有升到高二的感覺。

 

考試的時候會想考到這邊來讀書,主要也是我喜歡這城市安寧的生活步調,我的夢想就是在這裡開一間小店,可能賣賣咖啡和輕食,偶而辦個小音樂表演,每天守在自己的店裡度日子,這樣感覺很幸福呢。

 

所以,我一定要認真工作存錢!首先就從成為一個「超級便利商店店員」開始吧!

 

今天下午兩點多的時候,便利商店的自動門打開了,出乎意料的,走進了一個客人。

 

他走進店裡,先抓了抓後腦,看見我在看他,突然顯得手足無措,臉頰紅紅的。

 

他在餅乾零食區折騰了好一會兒才走到櫃臺前對我說:「那個……請問……這附近是不是有座橋?」

 

「你迷路了嗎?」我說,我覺得我好壞哦(笑)。

 

「嗯……也不能這麼說……啦……呃……也算是啦……我坐到附近的公車總站下車之後就找不到方向了,真是奇怪,我平常方向感是很好的……為什麼會這樣呢……」

 

「這很正常,這附近的街道很古老,沒有經過整體的重新規劃,所以難找路是正常的。」

 

「哦!原來是這樣呀!」他恍然大悟的臉看起來很可愛,「妳好了解哦,妳在這裡長大的嗎?」

 

「不,我家住在北部,我來這裡念書一年了,我讀南成高中二年級,你可以叫我小紅。」我說。

 

「小紅你好!我叫做陸湘,朋友都叫我阿陸!」他一本正經的說。

 

我這時才真的認真仔細觀察他,他看起來白白淨淨的,雖然稱不上帥氣、有型,但他散發出一種令人信賴的安心感。

 

我們不知不覺的聊了好一陣子,原來他是東成大學的大一新生,租了一間房子在南河橋附近,今天剛從老家坐車過來。

 

(話說那附近居然還有房子可以住人?印象中那裡荒涼很久了,幾乎沒有人煙呢。)

 

最後他說:「謝啦!這附近的便利商店大概就只有這裡了,我想我以後會常來的。」

 

然後他就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往我指引的地方去了。

 

說真的,他還滿可愛的,只比我大個兩三歲吧,似乎是個可以考慮的對象呢,哈哈。

 

還真希望之後能常遇到他呢(笑)。

 

98  星期日

 

今天輪到值大夜班,我值大夜班的機會很少,通常都是我同事,那幾個大學生。

 

可是今天他們剛好都沒辦法(卡卡突然生病、阿誠要陪女朋友、沈肥去北部參加動慢展還沒回來),只剩下我,所以也只好這樣了。

 

大夜班幾個小時一下就過了,而且我雖然是一個女孩子,但好歹也學過幾招防身術,真的遇到危險的時候,至少要跑也有機會跑得掉。

 

不過,最近電視上說的那個被媒體稱為「面罩二人組」的搶劫犯還沒抓到,聽說他們專門搶加油站、便利商店等地……等等……應該不會那麼倒楣吧……

 

當我想到此,自動門「叮」的一聲打開了,我緊張的吞了口口水。

 

但走進來的是一個和我差不多同般高的矮小女生,她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大歲數,身上揹著一個特大型的旅遊背包,上頭還掛滿了繩索和睡袋之類的東西。

 

「尼~~~~~~~~~好!」她大聲的對著我說。

 

「啊……是!」

 

「請問!」

 

「呃……?」

 

「有沒有什麼吃的啊……我從夜班客運下車之後,沒有公車也找不到計程車,我一路從火車站那邊走過來,我快餓死了……」

 

她講完這句話之後就委靡的趴倒在地。

 

火車站?那不是在市中心嗎?距離這邊二十幾公里耶,她居然揹那麼多行李走過來……

 

我拿了三個剛剛下架的飯糰和一罐牛奶給她,她狼吞虎嚥不到五分鐘就吃完了,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用這種速度吃飯糰。

 

「啊哈哈哈哈……得救了……」她很豪邁(也可以說沒什麼形象)的拍了拍肚子說,「對了……這附近是不是有一座橋啊?你會走嗎?」

 

真是個奇怪的女生。

 

910 星期二

 

今天真是我人生中相當誇張的一天……

 

還真的被我給遇上了!那兩個被媒體稱為「面罩二人組」的搶劫犯!

 

我只記得剛過中午、一點多的時候,店的自動門打了開來,我喊了聲「歡迎光臨」。

 

走進來了一個穿著籃球褲的男生,好壯,又高,應該快190了吧?

 

他先走去冰櫃拿了一罐大罐的礦泉水,又走到麵包區挑著麵包。

 

他挑的很仔細,我第一次看到一個接近兩米高的人蹲在櫃子前面挑麵包。

 

正當我沈溺在我的思考裡的時候,自動門又「叮叮」的響了一聲。

 

兩個帶著面罩的人拿著手槍衝了進來,帶頭的對我吼:「不准動!把手舉起來!」

 

我是第一次看到手槍,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話說我現在想起來還會發抖)

 

人真的是很笨的生物,在受到驚嚇的時候真的會失去反應的能力──而且會做出蠢事。

 

我只記得我聽他的話把手給舉到耳朵旁邊。

 

站在帶頭的旁邊的那個面罩人說:「把收銀機打開,把錢全部拿出來!」

 

「不行。」

 

「蛤?小妹妹妳說什麼?」發話的面罩人舉起手槍,指著我的頭,槍管近到我彷彿可以看得到裡面的子彈。

 

「就不行嘛!」

 

「為什麼不行!?」

 

「因為……」我用下巴指了指帶頭的那個面罩人,「他叫我把手舉起來啊!」

 

面罩人看了看彼此,整間店鴉雀無聲。

 

「混蛋!快點!」他們兩個同時大吼。

 

「到底是要舉手還是開收銀機啦!妳們可以一個人講話就好嗎?搞得我好亂啊!」

 

「叮叮」

 

自動門再度打開了,那個笑起來很可愛的阿陸走了進來。

 

為什麼!?

 

為什麼偏偏是現在!?難得的第二次相遇……居然……被他看到我驚慌失措的狼狽樣子……

 

(老天爺,我恨你。)

 

我的腦袋一片混亂,這時那個高個兒從零食櫃後面站了起來,我根本沒看清他的動作,等我發現時他已經把兩個面罩人撂倒在地上了。

 

結果我一句話都來不及跟阿陸講到,他就急急忙忙的跑走了,然後那個高個兒也跟著阿陸騎單車走了。

 

我來不及搞清楚當時的狀況,好像一眨眼,我就這樣子和兩個昏眩過去的歹徒在這裡乾瞪眼了。

 

回過神來後趕緊打了電話報警(這還是我第一次報警),為了解釋這個地方怎麼走和剛剛的狀況花了我幾分鐘的時間,我很緊張的等著他們過來。

 

我記得我心裡想著:「可千萬不要這個時候醒來啊!這兩個臭歹徒!」

 

結果當我才剛這麼想,那兩個歹徒的其中一個就發出了呻吟聲,開始努力的想站起身子。

 

我緊張的忘了要趁機逃跑,就這樣傻傻的看著他站起來,當他搖了搖頭,視線往我這邊看來的時候,我才發現事態不對。

 

他往我這邊走來,大喊:「……妳!」

 

當他踏出一步時異變突然發生,隔著櫃檯我只看到他上半身做出奇怪的動作,雙手肘往上舉、身體和頭往後仰,失去了平衡,像是採到了什麼東西滑倒了,整個人就這樣消失在櫃檯之後。

 

更奇怪的事情來了,那個歹徒在下一瞬間出現在熟食區的平台上,就這樣頭部朝下的落在煮關東煮和茶葉蛋的鍋子上,湯汁濺了他一臉。

 

他一面喊「好燙好燙」,一面在地面上打滾。

 

還好這時警察也趕到了,我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後來做筆錄的時候我對於「那個歹徒清醒後向我走來時滑倒跑去摔倒在熟食區的鍋子上」的陳述感到相當的心虛。

 

因為他滑倒的方向跟熟食區根本是反方向(而且距離至少五公尺),不管他滑再大力都不可能會跑到完全相反方向的地方去的。

 

但是警察似乎因為抓到了這兩個在逃很久的強盜而相當開心,看到我心虛的表情也沒有多問什麼就讓我回家了。

 

事後店長和同事接到消息都緊張的打電話給我詢問狀況,我選擇不去解釋我所看到的怪異事件,照著我跟警察說的話跟他們再說了一次。

 

導師王老師特別跟我說今天可以請假不用上課,我大概八點多的時候就回到家了,這時才發現我異常的疲勞。

 

也好,睡熟一點,把今天那驚慌的記憶給忘掉吧。

 

不過,心中那股異樣的惶恐是來自於兩個歹徒的手槍還是後來發生的怪異情況呢?

 

910 星期二 晚上1123

 

「叮咚」

 

「誰啊……」我心想,把手從被窩裡伸出撈著我的手機。

 

11點多,我才睡了不到三個小時……這麼晚會是誰啊……」

 

我掙扎著下床,走到門前從門孔看了出去,驚訝的發現阿陸和那個高個兒站在門外,另外還有一個看起來20多歲的斯文男子,正笑吟吟的把手臂靠在他們兩人肩膀上。

 

xxx

 

經過了一番解釋才知道,原來他們是因為下午沒有留下來陪我善後那場意外而來道歉的,然後他們又剛好在開PARTY,想邀請我一起去玩。

 

(對了,原來那個高個兒和阿陸是室友,好巧哦!)

 

那個跟他們一起來的男子看起來很年輕,絕對不會超過30歲,但是油腔滑調的樣子感覺很老成,嗯,我不喜歡這一型的(笑)。

 

我在寫下這段內容的時候,我都已經有點忘記他的樣子了,明明不久前才剛見過面的,我真是的,明明很會認人的不是嗎?哈哈。

 

不過話說回來,他們究竟是怎麼知道我家在哪裡的?我記得我沒有跟任何人說過呢。

 

雖然他們並不是壞人,不過,還是讓人有點在意呢。

 

算了,先睡吧。

 

911 星期三

 

今天傍晚的時候,我聽到店外傳來一聲激烈的煞車聲,嚇得我趕緊跑出店外。

 

一輛火紅色的房車停在店門口,車窗降下來,讓我驚訝的是駕駛座上坐著一個看起來比我還要小的女孩子,應該是國中生吧?

 

她穿著非常華麗的衣服,和這偏遠的鄉下地區格格不入……當然,這高級房車也是一樣。

 

「小姐,妳好,不好意思請問一下,」那個女孩子的聲音很稚嫩,但是卻很有氣質,充滿了理性,「請問這附近是不是有一座看起來很陳舊的陸橋?」

 

「妳說的應該是南河橋吧?在那個方向。」我伸手把方位指了給她,「『看起來很陳舊』?妳有去過嗎?」

 

「沒有,」她嘟起嘴,眼睛看向遠方,好像在思考什麼,「原來是叫做『南河橋』嗎?」。

 

「原來如此。」過了幾秒鐘之後,她這麼說,「謝謝你,漂亮的姐姐。」

 

「等……妹妹妳怎麼會一個人開車來這……」

 

她不等我說完就將車窗關上,引擎響起巨大的聲響,火紅色的房車揚塵而去。

 

什麼跟什麼啊?真是。

 

怎麼覺得最近遇到很多怪事?

 

 

912 星期四

 

一早來上班,就看到店門口的椅子上坐著一個女生,一把吉他形狀(好像比吉他更大一點,不太確定是什麼樂器)的琴袋靠在她的肩膀上,她雙手環抱著琴袋,靠著椅背熟睡著,身旁放著一個墨綠色的軍旅風背包。

 

(她黑色的眼影擦起來還滿有型的,下次來試試看。)

 

我走進店裡問前一天夜班的沈肥:「門外那個人在那邊多久了啊?」

 

「凌晨兩點多就看到她了,講起話來滿恐怖的。」

 

「你們有講到話哦?」

 

「對啊,她進來買了一包菸和一杯罐裝咖啡,」沈肥說,「還問我說南河橋怎麼走。」

 

南河橋?最近很常聽到人提起,明明就是一個很荒涼的地方啊,真是奇了。

 

九月12日 晚上九點

 

今天上課特別累,剛到家,我想今天就來早點睡吧……

 

門鈴響了……這時間?會是誰呢?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