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大長篇] 南橋底下說書的 5. 時候到了嗎?
南橋底下說書的
楊安濯

5. 時候到了嗎?


 

陸湘睜開了眼睛,從窗外灑落的陽光是南河橋標準的璀璨早晨。

 

他靜靜的聽著窗外傳來小鳥清脆的叫聲,維持躺在床上的姿勢不敢輕舉妄動。

 

「今天應該不會又有什麼怪名堂了吧。」他心想。

 

又等了大約五分鐘之後,他心想:「應該沒事了……」

 

他慢慢的從床上爬起身。

 

「早!」小楠從窗戶探進頭來,陸湘整個人彈了一下,「又有新的房客了!下來幫忙搬行李吧!」

 

說完咻的一聲從繩索上滑了下去。

 

「我就知道……我果然還是太天真了……」陸湘抹掉額頭上的冷汗,認命的起身下床。

 

陸湘雙腳才剛碰到地,就看到阿衛身上掛著繩索,慢慢的從上頭垂吊了下來:「起床啦!太陽都曬屁股了!年輕人不能這麼沒有朝氣!來,跟著我一起跳下去……啊,可是沒有繩索了,你就直接跳吧……」

 

「你是要我自殺啊!」陸湘大吼,隨手從桌上拿了一本課本往阿衛頭上丟了過去。

 

「喝!駭客任務躲法!」阿衛用上半身後仰、雙手張開的姿勢往下降,躲過了陸湘的攻擊。

 

「混蛋!你們是不會用比較正常的方式下樓嗎?」阿衛對著窗外大吼。

 

「其實……實際嘗試之後,會發現這樣還滿好玩的。」一個冷靜的聲音從旁傳來。

 

大山雙手抓著繩索,腳尖輕輕的點著牆壁,緩緩降了下來,陸湘大受打擊:「大山……居然連你也……」

 

「不只是我,連琉璃也想玩呢,只是繩索和裝備不夠了……」

 

陸湘跪倒在地板上,感受到難以言喻的挫敗。

 

「和一群瘋子相處久了,原本正常的我反而變成不正常了,難道是我的問題嗎……」

 

 

xxx

 

 

陸湘還是選擇正常人的方式打算用樓梯走到一樓。

 

在四樓樓梯間遇到了琉璃,只見琉璃一直笑盈盈的盯著陸湘的臉看,讓陸湘有些尷尬。

 

「這女孩從昨天第一次見到她開始就常常這樣用奇特的眼光盯著我看,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意思……」

 

兩人來到一樓的時候,看見大山、小楠和阿衛圍在一個穿著黑色長板風衣的女孩身邊。

 

手上拿著一本書,正是剛剛被陸湘丟出窗口、上頭寫著「符號學」的課本。

 

「你好,我想這應該是你的吧?」

 

「啊……謝謝……」

 

女子留著俏麗的黑色短髮、瀏海遮去了左邊眼睛,聲音低沈,擦著黑色眼影,耳朵上起碼十來個耳環,雙手手腕處隱約可以看到手臂上有五顏六色的刺青,背上背著一個黑色的琴袋,形狀看起來像是吉他之類。

 

在這樣的大熱天裡穿著風衣讓陸湘感到相當不解。

 

「阿陸你很慢……我來介紹,這是從今天起要搬到七樓的朱丹,我跟他是小學同學哦!」小楠像隻肚餓的兔子一樣邊跳邊說,「想當年我跟她在班上都沒有什麼朋友、反而讓我們兩個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雖然大部分都是我在說啦……只是後來丹丹她跟家人搬出國去了,是最近才回來的,我當時看到學校榜單上的名字就覺得應該是她,費了我九牛二虎之力才連絡上她的……不過,丹丹,你穿這樣不熱……」

 

「哇……這樣說起來還真是巧……」

 

小楠和陸湘兩人講到這邊都突然停了下來,因為兩人都察覺到了異狀。

 

站在陸湘身旁的琉璃,原本精緻迷人、一直帶著笑容的臉龐突然蒙上了一層煞,整個人像是突然老了十歲,帶著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瞪著朱丹。

 

而朱丹也是瞇著眼凝視著琉璃,然後她做了一個令人不解的動作。

 

她先是凝視著琉璃,然後視線往琉璃的右方偏移,不屑的輕輕哼了一聲,左手將右手的袖子撩起,露出密密麻麻的刺青,正中央是一個五芒星的圖騰,然後又把視線移回琉璃身上,更用力的瞇著眼睛瞪著她。

 

「怎……怎麼回事啊?」大山感受到這尷尬的氣氛,忍不住出聲:「你們認識嗎?」

 

「琉璃、丹丹……你們怎麼了?」小楠也一改開朗的表情。

 

陸湘正想出聲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從朱丹的身周散發出來。

 

那感覺像是一種具體化的憎惡正在空氣中發散。

 

「呃……」陸湘感到暈眩,有種噁心想吐的感覺,不知不覺單膝跪地。

 

「怎麼回事?」他心想,「這種不舒服的感受到底是怎麼回事?好痛苦……頭好痛……手掌……在發熱……好燙……到底怎麼回……」

 

「嚇剎!」

 

一聲大喊打斷了這個劍拔弩張的氛圍。

 

阿衛邊喊邊一個飛踢踢中陸湘屁股將他踢飛,剛好在朱丹與琉璃之間摔了個狗吃屎,兩人都嚇了一跳,先是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陸湘,又轉頭凝視著阿衛。

 

「混……混蛋!阿衛你幹嘛啦!」陸湘邊揉著鼻子邊大吼。

 

「我說阿……今天就來開火鍋PARTY吧!」阿衛從身後拿出了一個大鍋子和電磁爐,「大山!你跟琉璃一起去超市採買食材!小楠!你跟丹丹和阿陸一起準備餐具!」

 

「哦,好!」小楠和大山異口同聲的說,各自將仍然盯著對方瞧的琉璃和朱丹拉開。

 

「怎麼又是要開PARTY……」陸湘揉著屁股站了起來,雖然平白挨了一記踢有點冤,但感覺阿衛這個人平常亂來歸亂來,這樣一鬧反而無聲無息的讓剛剛尷尬的氣氛化解了。

 

「這傢伙……似乎真的不簡單……」陸湘心想。

 

「哎……等等,為什麼就只有你不用作事?」

 

「我要回橋底一下。」

 

「你要幹嘛?」

 

「找食譜,等下煮火鍋要用的。」

 

「煮火鍋要什麼食譜啊?從來沒聽過。」

 

「你別管,等會兒見。」阿衛撇下這句話後就轉頭離去了。

 

陸湘看著阿衛緩緩的走到對街、翻過橋,他看見阿衛從橋下的紙箱裡拿出了一本厚厚的筆記本,正快速的翻閱著。

 

「是我的錯覺嗎?」陸湘自言自語,回想著剛剛阿衛說的話,「他的聲音似乎在顫抖?」

 

陸湘回想認識阿衛這一陣子以來,從來沒看過他這個樣子。

 

「應該是我看錯了吧……」陸湘沒有繼續想,轉身回屋子裡面幫忙整理餐具。

 

南河橋下,阿衛緊蹙著眉頭,用力的翻著陳舊的筆記本,手指用力的幾乎將筆記本的紙給捏破。

 

他嘆了口氣,抬頭往天空看去,遠方烏雲密佈。

 

「凌澈,時候到了嗎?」

 

距離開學還有四日。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