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恐懼之門 3. 壯漢與女孩
恐懼之門
(I Have No Fear At All)
楊安濯

3. 壯漢與女孩
 

接近下午一點的時刻,天空又開始下起了綿綿細雨。

 

吳俊平把車子停在西河鬧區邊緣的一間寫著「明業五金」的店前,下了車。

 

「這裡是哪裡?」

 

「五金行啊,招牌不是有寫?」

 

吳俊平走進店裡,黎臻滿臉不悅的跟了上去。

 

一個約莫七、八歲、有著大大圓眼睛的小女孩正坐在門旁的板凳上,身上穿著小學制服,雙腳晃阿晃的,盯著店裡的電視看著卡通。

 

吳俊平在天生橫眉豎目的臉上盡力擺出了一個陽光的笑容說:「彤彤~叔叔來看妳了~有沒有乖啊~」

 

小女孩彤彤看了一眼吳俊平,轉頭對著店內叫道:「把~拔!吳叔叔來找你!」

 

一個有著厚實肩膀的高大男人聞聲從店後頭走了出來,右肩上還扛了一箱沈重的貨物。

 

約莫35歲的他有著精悍的體格,白汗衫遮蓋不住的右胸膛上有著一道斜斜的傷疤,似乎一直延伸到下腹部,左肩鎖骨處也有一個看起來很嚴重的貫穿傷舊傷痕

 

「好嚴重的傷,應該是曾經遇過車禍之類的意外吧?」黎臻心想。

 

他留著鬍渣的下巴看到吳俊平之後厭煩的往店內抬了抬。

 

他把貨物隨意擱在架子上,轉頭說:「吳大刑警,什麼風把你吹來了啊?」

 

「我也很高興見到你呢!阿業大老闆,近來可好?」

 

「呿!見到你準沒好事……」阿業說:「我這裡可是做正當生意的,沒事不要來煩我們這些小老百姓。」

 

「別這樣子嘛~你之前要頂這間店下來我也幫你擺平了好幾個想來搗亂的勢力不是嗎?」吳俊平笑著說,但那笑容一點都不讓人感到安心,「話說你之前的老闆沒有再來煩你了對吧?彤彤也健健康康的越長越大了,不知這是多虧了誰的功勞呢……」

 

「好了!別兜圈子了!有屁快放!」阿業不耐煩的手插著腰。

 

吳俊平拿出了不久前搶奪而來的十字架項鍊在阿業眼前晃了晃。

 

「廢話不多說,你是我認識見識最多的工匠,幫我看看這個東西,看你能讀出些什麼?」

 

「廢話最多的就你了。」阿業一把搶過項鍊。

 

阿業走到工作桌旁坐了下來,拿起修理精密機械的高倍數放大眼鏡仔細檢查著。

 

一刻鐘之後,阿業抬起頭來。

 

「簡單來說,這東西是將隨處可見的不銹鋼加工製作的,沒有什麼特殊的價值,從它的切割面粗糙這一點來看,是製作者手工用機具加工的,如果找到可能的加工器具,可以用高倍數顯微鏡比對痕跡是否符合……」

 

黎臻本來絲毫不感興趣的靠著牆,卻對阿業有條理的語氣刮目相看,認真聽了起來。

 

「……另外後頭這個縫裡面的綠色玻璃水鑽應該是一般機器切割量產的,切割的方式雖然跟市面上大部分的產品一樣是最普通的型式,但這種綠色的色樣很特殊少見,應該是從國外進口的,而在這城市裡有代理進口水鑽的代理商就我所知應該不會超過十……不,是不會超過五間,只要一間一間拿去問,一定可以問到的。」

 

「嗯,還有呢?」吳俊平追問。

 

「還有這個鏈子的部份,用的是純銀925的材料,上頭的mark顯示是知名銀飾設計師沙凱蒂的獨有廠牌『Katharine Why?』的產品,照這重量和粗細,這一條大概要一萬兩千元上下,但是有一點很奇怪……」

 

「繼續說。」吳俊平閉著眼睛思考著。

 

「為什麼……我是說為什麼要用一條百貨公司專櫃賣一萬多塊錢的名牌純銀鏈子來搭配一個用不鏽鋼製作的平凡墜子呢?我覺得原因大概只有一個,就是──這個墜子對擁有者來說是一件很重要的東西,例如,有個人將這個墜子當成禮物送給他,他將之視為很重要的東西,他想要隨身攜帶,但是送給他的人沒有給他鏈子,於是他決定去買一條有一定價位水準的鏈子來搭配……應該是這樣子吧。」

 

「而『Katharine Why?』的產品就更好查了,他們的產品都有編號,隨便找一間直營店請店員用電腦查一下就搞定了。」

 

聽完阿業的推論,黎臻不禁感到慚愧,原本以為眼前這個人只是個徒有肌肉沒有腦袋的人,卻沒想到懂得這麼多。

 

「嘖,我得改改我這個以貌取人的缺點呢。」她心想。

 

吳俊平神色陰霾的閉著眼睛點了點頭。

 

幾秒鐘後他睜開眼睛,用巨大的手掌用力拍了拍阿業的肩膀。

 

「幹得好啊!阿業老大!我真是對你佩服得五體投地!」

 

「呿!知道了就快滾,我要去煮中餐給我女兒吃了!」

 

「我難得來找你,你不請我吃個中餐嗎?」

 

「快滾!」阿業用力把項鍊往吳俊平臉上丟去。

 

吳俊平一把接住,嘻嘻哈哈的說:「好啦好啦,走就走。」

 

黎臻跟在吳俊平身後,離開前對阿業笑了笑,原本滿臉不耐煩的阿業抓了抓自己的後腦杓。

 

吳俊平走到門外講著電話,黎臻要出門的時候,小女孩彤彤突然拉了拉她的袖子。

 

「怎麼了?」黎臻蹲了下來,摸摸彤彤細細的頭髮。

 

「大姊姊,你是吳叔叔的女朋友嗎?」

 

黎臻哭笑不得:「不是,我和吳叔叔是同事哦,不是女朋友。」

 

「同事?就是朋友的意思嗎?」

 

「嗯……可以這麼說……」

 

「那大姊姊你要多幫幫吳叔叔哦!因為朋友之間要互相幫助!」

 

「幫吳叔叔?吳叔叔他怎麼了嗎?」

 

吳叔叔看起來很傷心啊……我和朋友吵架難過的時候都是把拔陪我,大姊姊你要去陪吳叔叔哦!」

 

很傷心?黎臻抬起頭來看了看吳俊平。

 

只見他正講著電話,一面把點起的香菸放在車頂上,臉上兇狠的表情依舊。

 

「大姊姊!你要答應我哦!打勾勾!」

 

「好,姐姐答應妳。」黎臻摸了摸彤彤的臉,伸出小指和她勾了勾。

 

黎臻凝視著門外的吳俊平,皺了皺眉,若有所思。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