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Still in the Green Zone 25.FAKE IT
Still in the Green Zone

25.FAKE IT


「真實狀況中的搏鬥,其實也沒有什麼技巧,最重要的一個重點就是──搶得先機。」

阿能邊說邊從我身邊走了過去,我成大字形躺在地上,剛剛被阿能重重摔在地上的身體好像散了開來。

「對戰中只要對方一露出破綻,就要緊緊的咬住,通常和一般人對戰,只要被咬到了一個破綻,大概勝負就分出來了,真正在生死交鋒的時候,對手是絕對不會留力的。」

他蹲在癱軟的我身旁繼續說:「像你剛剛對我揮出的那毛手毛腳的一拳,全身都是破綻啊……我已經手下留情了,不然你脖子早就被我摔斷了。」

「但如果是一些高手,或許就沒有辦法一擊致勝,這時候就要咬得更緊,因為只要你成功的咬住了第一個破綻,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只要你能夠成功將每個破綻給串連起來,就沒有能夠打贏你的對手。」

「除非……對手是個從頭到尾都沒有破綻的人,這種人我是曾遇到過一兩個啦……不過真的很少……」他甩了甩手,「……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遇到了,那就再說吧……」


xxx


腦海中浮現好久以前阿能在教導我他自創的「搏鬥式」時的畫面。

「揮動的軌跡要尋找最小的距離來揮動……講了不知道多少次了,還是學不會,哎……真是有夠嫩……」隨著「小立」回復了原本的聲調和正常的體態,他的身形終於和阿能重合了。

我回想起那天在「浪博漢堡」時用手機查「小立」的資料的時候,總覺得網站上的照片和眼前的本人似乎有些不協調的地方,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了!

因為那個時候的「小立」早就已經被阿能給替換了!

混蛋,害我剛剛那麼緊張……

「哼,你還是太嫩了,現在才發現,」眼前的「小立」還是一樣的打扮,但氣質和說話的語氣卻完全的變了一個人……好恐怖的易容術和演技,「虧我還以為你在『浪博漢堡』的時候就已經察覺到了呢,弱。」

「我有察覺到啦!只是沒講而已!」我不服氣的說。

「小立」揮了揮手說:「別再狡辯了。」

「嗯……等等,那真正的『小立』人呢?你該不會……」我問,心裡有不祥的預感,「殺了他吧」四個字沒有出口。

「他中了『河山旅遊』一年一度舉辦的『油輪旅遊特獎』,正開心的在『大河號油輪』上度假呢,現在大概已經開到南半球了吧……」他說。

「這個你先拿著,」阿能遞給了我一支新的手機,「打你電話都打不通,我想應該是壞了,這隻拿去用,裡面已經有我和BOSS的電話了。」

「還有這個,」阿能遞給我一個耳塞大小的東西,「這是高感度微型無線對話機,配戴者身周3~5公尺以內的聲音都可以清晰的接收,把它塞在耳朵裡,我的耳朵裡也有一個,我們兩人距離在1.5公里以內都可以輕易的對話以及了解對方身處的狀況,等會兒行動的時候可以不用對談就了解我們彼此的狀況,或是我們可以小聲的遠距離對話,減少我身分被識破的風險。」

我將之塞進了我的右耳。

「……接下來的話你要仔細聽好……你有見過那個穿白西裝的大叔了,對吧?」

我點了點頭。

「你從他那裡弄到了一個東西,對吧?」

我摸了摸腰包裡的金屬盒子,說:「當時情況很混亂,我到現在還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麼……而且你怎麼知道的?」

「街頭上早就傳得沸沸揚揚了,大家都說『TELE-Three』這次擺了『FIXER』一道呢。」

我聽完,額頭上冒著冷汗,一手取出金屬盒子,將之遞給阿能,阿能接過了那個金屬盒子,在眼前晃了晃,裡面有東西碰撞的聲音。

我這時才第一次認真觀察這盒子,它是專門設計來收藏東西的精緻工藝品,可以緊密的密合起來,似乎有防水的效果,我一面期待著裡頭裝著什麼鑽石戒指或寶石之類的,一面和阿能費了一番功夫打開了它設計巧妙的開關,將盒子打了開來。

一片白色塗裝的燒錄式DVD從打開的盒子裡蹦了出來,沒錯,一片燒錄用DVD光碟片!

我感到有些傻眼,但阿能卻絲毫沒有表情。

檢查了一下光碟片,上頭有燒錄資料的痕跡,而且檔案似乎不小,幾乎佔去了所有的光碟片容量。

光碟上頭用油性筆寫著「MD-3」。

我摸了摸還放在口袋的隨身碟,心中立刻聯想到那裡面的內容,難道這光碟裡也是那些檔案嗎……

「這東西就是一切事情的源頭,」阿能把光碟片拿在手中把玩,「真沒想到會落到我們的手上。」

我把當時的情況簡單向阿能解釋了一下。

「哦,也就是說你在眾目睽睽之下把他們雙方正在拼死爭奪的東西給輕輕鬆鬆的搶到了手?」阿能故意用了一個很誇張的表情來表達他的驚訝,「幹得不錯嘛,『新進大人』可終於出頭了,這下子你就正式被他們給狠狠地盯上了……」

我苦笑著冒出了冷汗。

「這裡面……有些什麼?」我問。

「據BOSS說,委託人並沒有告訴他,」阿能說,「這東西重要到一向謀定而後動的『FIXER』居然會這樣躁進,你還記得當時他們一見面就對我們痛下殺手嗎?可想而知非同小可。」

「委託人最新的指示,是『確保這個東西不被任何人拿走』,」阿能又晃了晃手上的光碟,「以及『保護方思緣』……據說『FIXER』的委託人似乎已經下令要不擇手段將她『軟禁』起來。」

「軟禁……」

「『軟禁』可以有很多意思,這我們就先不去探討它了,但總而言之,是對她不利的事,我們把問題簡單化,分頭行動,一個人保護這個東西躲起來直到風頭過了,另一個人持續保護方思緣。」

「我……」

「方案A,由我來貼身保護方思緣,你現在就帶著東西躲藏起來……」阿能說,「以我目前的偽裝身分來保護方思緣比較容易,而且這個工作危險許多,會受到所有勢力的集中火力……」

「嗯……」

「方案B,由我製造空檔之後,讓你帶方思緣以及光碟一起躲藏起來,但壞處是要向目標暴露我們的存在,會有不確定因素。」

我闔上眼睛認真聽著阿能的話,一面仔細思考目前的情況,的確如阿能所說,方案A比較符合實際情形。

「好吧……就這樣辦吧……」我睜開眼睛凝視阿能,「你小心點!」

阿能用「小立的臉」露出了難得的微笑,用拳頭輕敲了我的肩膀一下,然後在一秒鐘之內回復了「小立」的型態,怪聲怪調的說:「快去把貨物搬一搬,我不是花錢請你來打混的!」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