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大長篇] 南橋底下說書的 2. 起床清醒的好方式
南橋底下說書的
楊安濯

2. 起床清醒的好方式


燦爛的陽光從窗外灑落,陸湘睡眼惺忪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啊……睡飽了……好舒服,全身都放鬆了……」他一邊嚷嚷著,一邊看了看掛在牆上的日曆。

距離開學還剩下一個禮拜,房間也打掃的差不多了,這一個禮拜就來好好放鬆一下吧,他心想。

他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從床上站了起來走進浴室上了個廁所,然後在自己的牙刷上擠了牙膏,漱了漱口之後開始刷了起來,他一面哼著不成曲調的旋律一面抖動著不切實際的節奏走出了浴室,來到窗戶邊。

他推開了玻璃窗,清晨的微風搭配著溫暖的初陽從窗戶的開口流了進來,他一邊刷著牙一邊用力伸了一個懶腰眺望著外頭的空地。

真是個好日子,他心想。

此時一個長髮白衣女子的身影頭下腳上的墜落,兩人頭顱交錯的瞬間陸湘和女子的眼神在一剎那間對到。

女子的眼神毫無生命力,隱隱透露著死氣。

陸湘彷彿心臟瓣膜抽筋般的血液逆流,整個人「凝固」了至少整整一秒,才從口中噴出了大量牙膏泡沫整個人往後彈了開來。

他整個人直挺挺的往後倒在地板上發抖,右手還緊緊握住佈滿泡沫的牙刷往前直伸,像是那是一把寶劍一般,原本因為睡飽而柔軟的身體現在緊繃得像是岩石,嘴角的泡沫分不清是牙膏泡沫還是嚇到噴出來的胃液。

「優……優歸呀(有鬼呀)……方懂泥遮個昏膽(房東你這個混蛋)……」

他口齒不清的拼命噴著泡沫,像是個垂死的螃蟹一般用左手臂努力的在地上撐起自己失去知覺的下半身,臉色慘白得像是瞬間老了20幾年。

悠閒的早晨早已消逝殆盡,房間裡只剩下陣陣的冰冷。

「唉唷唉唷……睡醒了……真是個好天氣呢……」



!!!



窗外傳來了一個女生的聲音,窗沿伸出了一支蒼白又細瘦的手,五指攀附在窗框上,然後緩緩的、緩緩的,一個黑色長髮的人頭從窗戶冒了出來……

「……早安啊!睡得好嗎?」長髮披下蓋住了她的臉。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呀呀呀呀!!!!救……救命啊……」陸湘大叫,精神已經接近崩潰邊緣。

「咦……」黑色長髮的主人被陸湘驚天地泣鬼神的叫聲驚嚇到,手一滑,又往後掉了下去。

陸湘這時終於有了點力氣,連滾帶爬的爬出了房間,爬下樓梯,一路從五樓滾到一樓,打開了大門衝了出去。

沒想到才一爬出去,就看到那個白衣女子掛在大門口隨風搖曳著……

陸湘感覺自己的心臟瓣膜這次不只是抽筋,大概徹底的連細胞膜都崩壞了,血液像是要衝破穴道一般的逆流,只差沒七孔流血了。

終於,他昏了過去。


xxx


「哎,我說啊,他到底是怎麼了?剛剛那是什麼聲音啊?是他發出來的嗎?我才一個禮拜沒見怎麼好像老了三十年?」一個淡定的聲音。

「我也不知道,我今天凌晨才剛搬進來的……剛剛想說跟他打個招呼的,然後他就發作了……是有什麼宿疾嗎?」一個清脆響亮、充滿活力的女聲。

「啊對了,還沒自我介紹,人們都叫我『阿衛』,住在對面的橋下,我是個『吟遊詩人』,初次見面,妳好!」

「你好啊!阿衛哥!我是小楠,剛搬來這裡六樓的住戶……你住在橋下哦!好酷啊!我可以去玩嗎?」

「好啊,歡迎你來……不過你是不是要先從那條繩子上下來?」阿衛抬頭看著仍然在一層樓高左右隨風搖擺著的小楠,指了指她纏在腰上的紅色登山繩。

「阿,也對齁,我都忘了……」小楠開始手腳並用的順著牆面往上爬,從動作看起來像是個很有經驗的攀岩高手。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為什麼妳要一早從你家的屋頂玩高空彈跳啊?是治療便秘的新方法嗎?」

「哦,不是啦,因為對我來說地心引力是起床清醒的好方式啊!」小楠笑著說,「有空可以試試看哦,一~瞬間就會醒了!你一定也會愛上的,我有完整的裝備!」

「但我覺得晚上玩比較好玩耶,改天我們把裝備帶去橋上玩吧。」

「這個主意不錯耶,酷。」說完小楠剛好爬回屋頂。

悠悠轉醒的陸湘覺得全身無力,嘴巴裡還吃得到牙膏的味道,苦笑著完全無法起身,就這樣躺在泥土地上聽著兩人的對話。

雖然瞭解到那不是鬼,只是住樓上的鄰居,但他卻突然有一種想法,覺得如果真的是鬼搞不好還比較好一點……

距離開學還有一個禮拜。

「我真的活得到那個時候嗎?」陸湘心想。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