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大長篇] 南橋底下說書的 1.新的開始
南橋底下說書的
楊安濯

1. 新的開始

陸湘背後背著運動型的大背包,頭戴著漁夫帽,左右手都提著大包的行李,右手手臂還勾著一個有滾輪的行李箱拖在身後,即使戴著太陽眼鏡,陸湘卻還是神經質的瞇著眼,猛烈的太陽曬得他像是不斷的融化,他努力的在熱滾滾的柏油路上踏出一步又一步。

遠遠的陸湘看到了房東給他看的那張照片上的小橋,心想終於快到了,他又更加緊了腳步。

幾分鐘後他終於來到了這間廢棄的廠房,廠房的旁邊緊鄰了一棟老舊的透天厝,據房東所說原本工廠的主人全家就住在這裡,但幾年前因為工廠經營不善而倒閉,然後他們就便宜的賣了這房子,搬到別的地方去了。

陸湘記得他看到這棟房子異常便宜的租金時,曾經很認真的逼問房東說前主人是否是真的搬走了而不是他心中胡亂想的「因為破產而全家自殺」之類的怪談。

房東被他煩到發了毒誓才終於消除了陸湘的疑心。

陸湘來到了屋子門口,伸出手握住了大門的門把。

「呼,就快到了,我的大學生活即將完美的從今天開始了。」滿臉汗水的他微微的笑了。


……


「哦齁齁……原來你就是今天要搬來的新住戶啊……」一個慵懶的聲音突然從陸湘身後傳來。

「唔啊啊啊啊!」陸湘嚇得往旁邊跳了一大步,一個沒踩穩,和手上的大包小包一同往後跌坐在地上。

「哈囉~你好啊。」一個年輕人舉起右手擺出一個意義不明的手勢向陸湘打了個招呼。

「你……你是誰啊?」陸湘感覺自己的心臟好像有一瞬間停了一下,「怎麼會在這裡?」

「這句話是我要問你的吧,我說啊……為什麼你會來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啊?你是要來闖空門的小偷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可以跟你說,這棟樓裡面什麼都沒有了哦,能搬的早就被搬光了啦……因為是我搬的嘛……」

「靠,誰跟你小偷啊?我在這邊租房子啦!」

「哦……真的假的……你居然租了這……間……」男子說到這裡突然神色有異的收了聲。

「喂……喂喂喂……你為什麼欲言又止的樣子啊?你說說話啊?你這樣很可疑啊!」

「嗯……沒事,那就先祝你住宿愉快了,也希望你大學生活一切安好哦。」男子說完轉身就走。

「哎……等等!你這樣不講清楚我哪敢進去啊!哎!等等!你要去哪裡?」

「我要回家了,改天再聊吧。」

「回家?你家在哪裡?」

男子指了指街道對面的橋。

「嗄?你說你家往那裏走嗎?」

「不,我家在橋下。」

「嗄?」陸湘思考著,「你……住在橋下?橋下有房子?」

「沒有啊,我就住橋下啊,你看。」他指了指橋下混凝土地面,那裏依稀有著幾片木板和紙板搭建而成的東西。

「你……你是流浪漢哦?」陸湘瞇著眼睛看著那些像是狗屋一般的物體。

「嗯……可以算是啦,不過正確的來說我和真正的流浪漢還是有些差異。」

「……」陸湘不知道這時候該說什麼話,逼不得已只好沉默。

「好啦,既然我們要當好鄰居,我們還是好好的自我介紹一下好了……」男子轉回身子張開了手,「我的職業是『吟遊詩人』,我有證照的哦,目前住在南河橋下,人們都叫我『阿衛』,也有人叫我『說書人阿衛』,初次見面,你好,請問你怎麼稱呼呢?」

說完他維持張開雙手的姿勢看著依然坐在地上的陸湘,而後者則是瞪大了眼睛講不出話來。

「呃……」陸湘發出了怪聲。

「『呃』?你姓『呃』嗎?」

「不……我是突然發現,我動不了了,好像閃到腰了……」

帶著熱氣的風吹過,兩人相識無語了一陣子。

「……嗯,好,那我先走囉,有空來我家玩,掰。」阿衛說。

「喂!你等等……正常人不是都應該會來救我嗎?而且你叫我去你家玩是要去河裡面玩水嗎?你居然就這樣走掉了……你還是不是人啊!?喂!等等啊……你還真的走……喂!」

五個小時之後,陸湘終於在碰巧經過的一對務農夫妻的幫助下獲救。

陸湘的大學生涯就從被人嚇到閃到腰開始了。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