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與天空的一步之差 9. 一步之差
與天空的一步之差
(One More Step Closer)
楊安濯


9. 一步之差





「我不能……停在這裡……」

吳俊平睜開雙眼,刺眼的陽光充滿了整個房間。

他瞪視著灑滿陽光的白色牆壁。

轉頭看見黎臻雙手抱在胸前坐在旁邊的沙發上凝視著他,看起來相當疲憊,眼眶有點泛紅。

「嗯……」吳俊平想說話,卻覺得口乾舌燥。

黎臻趕緊拿起水杯,將水杯裡的吸管湊到吳俊平嘴邊讓他喝。

「我睡了多久?」

「三天多了,你的胃被那個穿醫師袍的黑衣男子打到內出血,加上你小腿傷到了動脈,讓你失血過多,情況很危機,還好我們本來就在醫院裡,急診室醫師下令動緊急手術,修復了你的傷口,及時阻止了出血……」黎臻看到吳俊平終於清醒,整個人終於放鬆了下來,「真的是差那麼一點,幸好……」

「小臻……」吳俊平認真凝視著黎臻疲勞的身形。

「嗯?」黎臻眨了眨疲憊的泛紅雙眼。

「妳還穿著那天的衣服,妳都沒有回家洗澡對吧?好髒哦。」

黎臻雙手抓著吳俊平的頭顱,狠狠給了他一個頭錘。

「你還是去死算了!」黎臻在他耳朵旁大吼。

「呃……好……好痛……」吳俊平一面顫抖一面揉著額頭,「這果然不是夢,還是這樣才真的有活過來的感覺……」

「……笨蛋,」黎臻起身走向窗戶看著外頭,「每次遇到事情都衝得這麼快,下次等支援到了再說,不要再一個人胡來了。」

吳俊平抬頭看著天花板,輕聲說:「知道了啦……」

兩人沉默了一陣子。

「對了,你看看這個。」

黎臻拿了一份報紙給吳俊平,上頭用紅色墨水印著大大的「英雄刑警血戰毒梟」幾個大字。

「這……你什麼時候成為英雄了?你打倒那個白袍黑衣人了嗎?」吳俊平指著報紙。

「說的是你啦!白痴哦?」黎臻說,「這都多虧了小如呢……」

「誰?」

「小如啊,卓尹如,就是上次那個被你救了一命的女生。」


XXX


時間回到四天前,新聞大幅度報導警察局西區分局副局長開記者會表示,今天稍晚請將人打成重傷的刑警至醫院向三位「被害者」道歉。

「『被害者』……」正在公司裡忙裡偷閒的小如在網路上看到新聞差點沒把嘴裡的熱奶茶噴滿螢幕,看了看手錶,已經下午了。

她回想起那個濕冷的夜晚,那個一腳已經踏進鬼門關的夜晚,她摸了摸還纏著繃帶的頸子,微微的顫抖……

「那個凶惡、暴力的刑警……他救了我的命,可是這一個禮拜來卻遭受到這樣的對待……」她回想起他那凜然正氣、彷如散發紅光的眼神,「……我卻什麼都不做嗎?」

「……雖然我不知道該做什麼,但我應該要去。」

小如在考慮了幾秒鐘之後就堅定的做了決定,連假都沒請就大踏步從一旁發著牢騷的總編輯身旁跨了出去。

當吳俊平和黎臻跨進醫院的時候,小如也剛好來到了擠滿記者的醫院外頭。

因為記者實在是聚集了太多了,被警方給強制阻擋在醫院外,她雖然不知道該做什麼,但還是跟著人潮往裡頭擠。

「唉唷……不要擠啊……」一個留著落腮鬍的年輕記者回頭大喊,「咦?小……小如?」

「啊……勒?大頭學長?你怎麼在這裡?」小如也驚訝的說。

「哈哈,我畢業之後就開始當記者跑新聞了啊,算算時間你也畢業了吧?你也是來採訪的嗎?」大頭很爽朗的笑了笑,沒有什麼比在外頭遇到熟人來得開心的了。

小如心中突然靈光連閃,好像有些什麼註定的突發事件串連到了一起。

「想不想來點獨家新聞啊?」小如用甜美的笑容對著那個熟識的記者說。

於是他們率先做了一個深度的獨家專訪,如同骨牌效應,各式各樣的報導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把原本犯罪者家屬所塑造出來的假象給整個推翻。

「……正義的火爆刑警,這樣的世道要以暴制暴!」

「猛烈刑警一打三,在鬼門關前硬是從死神手中將美女編輯救回……」

「這才是真相!惡劣殺人未遂毒蟲反咬正義刑警一口。」

「即使是犯罪者遇到了被上游販毒組織滅口的生命危險,英雄刑警還是勇往直前的拼上性命救人……」

「英雄警探身受重傷、性命垂危,願社會大眾一同為他祈福。」

「假冒醫師的販毒集團謎樣黑衣男子依舊下落不明。」




XXX



「拜媒體之賜,她現在可是被冠上了『美女編輯』名號的大紅人呢,還上節目接受訪問,亮麗的外型加上她的妙語如珠,徹徹底底的把你的形象給扭轉過來了……最新消息是她打算把這次事件改編成小說,一大堆出版社搶著要替他出版呢!」

「原來是這樣啊……」

「她昨天還特別來看你唷,」黎臻說,「說是要來向你道謝的,還把你的破爛外套洗得乾乾淨淨的帶來還給你。」

吳俊平看到沙發上放了一個紙袋子,裡面放了他的外套。

「我看我們才要向她道謝呢……她的努力讓整個形勢扭轉過來,這下子副局長應該樂翻天了吧?」

「呵呵,樂得馬上再召開記者會表揚你呢。」

「哼,我才不要勒。」吳俊平伸了個懶腰,「對了,那個黑衣男子……」

「他當天似乎是被醫院外的樹緩衝了力道,著地後迅速的離開了現場,我們的人到達的時候已經失去了他的蹤跡,現場有留下少量血跡,你最後開的數槍似乎有擊中他,」黎臻說,「我們已經發佈了全城的通緝令了,我想我們這次可能真的遇到他們集團中心的人了……」

「是嗎……」

他摸了摸纏滿繃帶的腹部,回想那個男子面對自己猛烈的攻勢,能應對的那麼駕輕就熟,看樣子有相當程度的實戰經驗,還具有恐怖的搏鬥技巧……錯不了,那傢伙肯定是「琉璃天」組織中心的人。

「真可惜……距離抓到『琉璃天』的小辮子就差那麼一步……」吳俊平喃喃的說,「可惡……」

「哎……別想那麼多了……先把身體養好吧,」黎臻說,「以後有的是機會的,下次我們兩個一起上,一定可以把人給逮回來的。」

「嗯……我知道……」吳俊平說,「不過,小臻啊……」

「嗯?」黎臻說。

「妳還是趕快回去洗個澡吧,我覺得好髒……」

病房中傳來一聲好似頭蓋骨碰撞的猛烈敲擊聲。


XXX

吳俊平自己推著輪椅,在諾大的醫院裡緩緩前行著。

他掏出了自己現在正在用的、數年前那天在張毅升遇襲現場撿到的手機,打開了那則簡訊。

只差一點呢,真可惜啊……算了,手機就送給你吧,有機會再見了,年輕的刑警,我在『琉璃天』的『聖殿』等你,有種就來吧,如果你知道在哪裡的話,哈哈。^_^

他喃喃的說:「只差一點是嗎?呵呵……真的只差一點呢……這一步之差我可是跨了好幾年啊……下一次一定……下一次我一定把你們全部都抓起來!」

他來到了位於整間醫院最寧靜的一棟病房,他按了電梯,上到了10樓。

「哎呀,今天怎麼來得這麼早?咦……你怎麼了?」一個年老的護理師對著他說。

「哈,說來慚愧啊,阿淑姊,我打球不小心扭到腳住院了!所以今天特別早!」吳俊平指了指自己纏滿繃帶的腿說。

「真是的,小心點嘛!年輕人真是太衝動了!」阿淑姊說完就自己忙去了。

吳俊平推著輪椅熟悉的來到了某間病房,和煦的陽光從病房的窗戶照了進來,讓張毅升蒼老的臉龐看起來多了些朝氣。

吳俊平用凝視著父親的眼神注視著張毅升,用手帕幫張毅升擦了擦臉。

從懷中掏出一包菸,抽出一根用打火機點燃,然後擱在窗邊,任由微風吹散。

吳俊平用力搔著後腦杓:「嘿嘿,老大,我又輸了,這次還差點被人幹掉了呢……哈哈哈……不過我現在的搭檔也越來越厲害了哦!雖然是個年輕又瘦小的女生,但格鬥技卻跟我不相上下呢!尤其是她的頭錘未來可能有超越我的機會哦!而且啊……我這次救了一個女生的命哦!不過我反而覺得是我被她救了呢!這說來就話長了,我帶了一整包你最喜歡的『白長』,你可以慢慢抽,我慢慢說……」

和煦的陽光灑落,隨著吳俊平的滔滔不絕,時間恍如回到了過去那美好時光。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最新軟體.程式.game快速更新,一次購足
網路最老字號光碟批發中心..品質保證
http://xyz456.com 國中數學
http://gda.xyz543.com 伊藤老師
http://jwu.xyz456.com 律師
http://omm.xyz543.com 陳志超老師
http://oga.mob456.com 康軒版
2012/05/12(土) 17:53:29 | URL | siofch #-[ 編輯 ]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