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與天空的一步之差 8. 「絕對不可以讓他去!」
與天空的一步之差
(One More Step Closer)
楊安濯


8. 「絕對不可以讓他去!」



眼前一片漆黑,吳俊平只感到自己的身體不斷下沉,過了許久,在他開始懷疑自己究竟是否有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終於看到了一絲光亮。

他來到了一個燈光昏暗的辦公室,漂浮在空中,他往左右看了看,卻看不見自己的身體,自己就像是一個虛空中的靈體一樣。

「嗯……原來我……死掉了嗎?」他喃喃的說,心中卻沒有任何悲傷或難過的感覺,相當的淡定,。

他認出來那是警局好幾年前還沒改建的休息室,此時休息室的座椅上坐了兩個人。

他看到了張毅升佈滿皺紋、看似疲勞至極的臉,還有一旁趴在桌上、看起來年輕好幾年的自己。

吳俊平感到自己的雙眼緊緊的凝視著眼前的這一幕。



「哎,老大啊……為什麼你都可以退休了,但還是這麼執著的繼續當刑警啊?」剛從一個從情侶吵架釀成的殺人血案現場回來的吳俊平,整個人又是反胃又是頭暈的趴在桌上動彈不得,「我最近常常覺得我是不是真的不適合這個職業……」

張毅升瞇著他混沌的雙眼,深深吸了一口菸。

「他們是情侶耶……再怎麼說也是互有好感的兩個人吧……」吳俊平有氣無力的說著,回想起被害者肚破腸流的畫面,又是感到一陣暈眩。

沉默了一陣子,張毅升終於開了口:「有時候,我也會懷疑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否正確……但是,我從來沒有後悔自己選了這一條路……因為我認為有些事情是必須做的,但是當我發現沒有人願意做,我就會想,或許這是命中註定該輪到我的。」

「而既然要做,我就會想把它做好。」

「所以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我會這麼執著?我只能說,我也不知道,但有些事情我就是必須完成它。」

「大概……是這樣子吧……」

張毅升說完又深深吸了一口菸,吳俊平用一種接近敬畏的眼神凝視著他。

「嗯……老大……」

「嗯?」

「我真的很困惑……不知道該怎麼選擇未來的路了……」吳俊平說,「人們應該不需要一個這種看到血腥場面就嘔吐的刑警吧……」

「哼哼……不見得哦,這你就錯了……」張毅升笑了笑。

吳俊平困惑的抬頭。

「我加入警隊到現在已經超過30年了,看過了無數的年輕刑警,面對真實刑案能夠馬上就進入狀況的可說是少之又少……」張毅升說,「……但是,那些每次出外勤都渾身發抖怕得要死、連槍都拿不穩的年輕人,你知道後來他們都怎麼樣了嗎?」

「不知道……回老家種田了嗎?」吳俊平問。

「正因為他們不是當刑警的天才,所以他們更是每一天都拼命的努力,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每到一個現場都以超越自己極限的目標去克服難關,所以後來全都成為了破案無數、第一流的刑警,反而是那些天生就習慣這種場面的人,往往就這樣平凡的當個制服警員到退休哦。」

吳俊平驚訝的睜大雙眼:「真的嗎?老大你可不要騙我哦!」

「老衲可是從不打誑語的。」張毅升難得逗趣的說。

這時對講機突然傳出總機的聲音:「西區舊工業區,有人報案說有聚眾鬧事情事。」

「舊工業區那裏……難道又是販毒糾紛?」吳俊平邊說邊想站起身來,卻一個踉蹌坐回椅子上。

張毅升站起,走過去拍了拍吳俊平的肩膀:「我帶一個員警過去看看就好了,你已經值了兩天班了,先回家沖個澡吧,明天早上見了……」

漂浮在空中的吳俊平對著那個年輕的自己大聲喊著:「攔住他!絕對不可以讓他去啊!混蛋!」

但是那個自己卻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笑笑的說:「謝了老大,我欠你一次。」

吳俊平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被什麼大風給吹翻,在空中往旁邊直打滾。



當他終於穩住身形,只見場景一換,他看到那個年輕幾歲的自己正在廢棄工廠外頭的泥土地上奔跑著,他看到前方一個制服員警手上握著手槍,眼睛瞪的大大的仰躺在地,腹部被亂刀剖了開,腸子流了滿地。

他繼續往前跑,轉過一個彎,直到他看到倒臥在血泊中的張毅升,他毫無遲疑的衝上前去,檢查張毅升的傷勢。

「還有脈搏,但是……」他用手緊緊壓著張毅升胸口的刀傷阻止血液的流出。

「快!快叫救護車!」他往後朝跟在他後面的員警大喊,後頭的員警趕緊拿起對講機通話。

「……咦?」

吳俊平看到張毅升手裡緊緊握著一支手機,那不是張毅升的。

這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那是一首聲響很優美的曲子,當時還不懂音樂的吳俊平只勉強認出那是小提琴的聲音。

他用力從張毅升手裡抽出了手機,發現有一封新簡訊,原來那是簡訊的鈴聲。

他打開了簡訊:「只差一點呢,真可惜啊……算了,手機就送給你吧,有機會再見了,年輕的刑警,我在『琉璃天』的『聖殿』等你,有種就來吧,如果你知道在哪裡的話,哈哈。^_^

他冷靜的將手機收進外套口袋,沾滿鮮血的手緊緊壓迫著張毅升胸口的傷口,他這次沒有吐也沒有發抖,反而更是專注,像是突破了某個關卡般,目光堅毅的瞪著張毅升沒有血色的臉龐,但卻不停的流著眼淚。

「撐住啊,老大。」



「嗚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漂浮在半空中的吳俊平雙手抱頭,一改淡定的神情,面色凶惡的怒吼,「我還不能死……我還沒有抓到他……」

「我不能……停在這裡……」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購買划算的光碟當然是到此站嘍!
還再找您需要的程式嗎?到此站啊!
http://mob889.com 橫山美雪
http://onp.xyz456.com 期貨交易理論與法規
http://moh.xyz323.com 國小基礎課程
http://opl.xyz543.com 解答版
http://hcj.xyz543.com 成泰老師
2012/05/13(日) 03:05:37 | URL | qypdxiwbpqk #-[ 編輯 ]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