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與天空的一步之差 5. 溫暖的眼神
與天空的一步之差
(One More Step Closer)
楊安濯


5. 溫暖的眼神



「你……你是想殺了他嗎?」

吳俊平通知完警方,收起了手機,轉頭盯著坐在一旁的小如看。

「有沒有搞錯啊?你居然還擔心他?他剛剛是想要殺了你耶,你要不要摸摸看你脖子上的瘀傷回想一下?」吳俊平滿臉不耐。

小如依言摸了摸自己仍然刺痛著的脖子,顫抖的說:「但是你……你剛剛那樣子也太……」

「太暴力?」

小如點了點頭:「……他真的有可能會死啊!」

「別太天真了小姐,」吳俊平說,「你以為這個城市上演的是童話故事嗎?如果剛剛我不夠狠死的就是我們了!我如果不一擊打趴那個口罩白痴,就會被兩個人夾攻,那是很危險的,同理,我如果不一舉奪下那胖子手上的木棍並敲昏他,那個拿小刀的混蛋甚至可以用你的性命威脅我站著給胖子打!」

「可是……即使是警察也不能這樣子啊……要依照法律……」

吳俊平嘆了口氣,沈默了幾秒,從口袋掏出一包菸,抽出一根叼在嘴上,用打火機點燃之後又將點燃的菸仔細的放到一旁的木箱上頭擱著。

正當小如不解他這一連串的舉動時,吳俊平闔上雙眼繼續說:「他們是一個大型犯罪組織最下游的混混,專門幫上游賣毒品、向學生兜售毒品不遺餘力,其中最惡質的就是一級毒品『朝天樂』,那害死了無數的人、破壞了無數的家庭……每日無所事事混夜店、打架、吸毒,在街上看行人不順眼就是拿刀把對方刺死……他們幹的都是些勒索、霸凌、強暴、殺人的惡行,今天稍早他們才把一個國中生給打成重傷,讓瀕臨死亡的國中生躺在地上等死,你知道嗎?他們每一天都是這樣子搞……」

吳俊平睜開了雙眼,那裡蘊含了濃郁的能量,散發著攝人的精力。

「你覺得……和這種人講道理有用嗎?」他說。

小如凝視著吳俊平炯炯的雙眼,無話可答。



XXX



小如坐上了救護車,回想著剛剛與那個暴力刑警的對話。

比起自己差點變成殺人案件的受害者,小如對於自己對刑警的理解誤差更感到震驚。

那個刑警跟自己小說中所描述的主角模樣完全不一樣,她比較著吳俊平與她的刑警主角。

飄逸的長髮,無。

英俊,凶惡的樣子一點也不討喜。

挺拔,是長得很高,但充滿了暴戾之氣。

沈著冷靜,那個瘋狂刑求的樣子根本比罪犯還要像罪犯……

睿智,說起話來像猴子一樣。

除了槍法和搏擊能力及格之外,其他……

小如閉上眼睛想養養神,卻不斷回想起剛剛在鬼門關前打轉的絕望回憶,忍不住發著抖,雙眼不斷滴下恐懼的眼淚。

隨行的兩個制服警員見狀,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只能靜靜的坐在一旁。

就差那麼一點……差那麼一點……自己就再也見不到自己的父母親、再也呼吸不到空氣、再也吃不到喜歡吃的食物、再也見不到對自己重要的人、再也不會存在那個名為「我」的東西……

那種被絕望包覆的感覺,像是絲毫沒有溫度的火焰,在腦海中不斷的吞噬著,燒掉自己所有的快樂、愉悅、希望與一切光明的所在。

「好可怕……」

小如覺得不論過多久,自己永遠都不可能從那絕望所編織而成的網絡裡離開了。

突然在黑暗之中,彷如散發著紅光的炯炯雙眼緩緩浮現,那溫暖的能量在一瞬間就充滿了整個空間,消滅了那個包覆著她的冰冷火焰,一瞬間就掃除了陰寒濕冷的侵襲。

「好溫暖……」

小如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身上仍然披著那個暴力刑警的破舊深色運動外套,自己的手指正緊緊抓著外套將自己裹入。

突然之間她意識到了,即使外表再怎麼不如預期、行為再怎麼暴戾、作風是如何的不擇手段令人不敢恭維……那雙正氣凜然的雙眼可是絕對不會騙人的。

遭暴戾驅使的軀體,有著溫暖的眼神。

小如感覺自己臉頰發熱,不知不覺間已經不再發抖了。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