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與天空的一步之差 4. 腥
與天空的一步之差
(One More Step Closer)
楊安濯


4. 腥


「不過也好啦,我本來想把你的鼻子也敲碎的,你起碼不會歪了鼻子……不過,你的右手就不一定了……」

吳俊平的鞋跟猛力的壓迫著阿猛受傷的肩膀,血液像是擠海綿一般的溢流出來,發出了「滋滋」的聲音。

小巷內頓時充滿了阿猛的慘叫聲。

小如無法解釋眼前的變化,驚叫道:「你……你在幹嘛?」

「那我們就來看看吧,你的右手還有沒有機會能舉的起來……」吳俊平的臉上佈滿陰霾:「你們『GILA車隊』什麼時候重新組成的?」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告訴我……『琉璃天』的聯絡人什麼時候會聯絡你?」

鞋跟在阿猛的傷口上使勁摩擦著。

「嗚喔喔……啊啊啊啊啊……哦哦哦……」阿猛痛到大哭了起來。

「『琉璃天』的『宗師』你見過嗎?他人在哪裡?」

吳俊平舉起小腿用力的瞄準阿猛的肩膀踩踏,阿猛痛到全身抽搐、口吐白沫。

「嗚嗚啊……啊啊啊……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吳俊平不耐,「嘖」的一聲,單手抓住阿猛的頭髮,提起他的頭往旁邊紅磚牆上撞了上去。

「在!」

太陽穴與紅磚的撞擊。

「哪!」

太陽穴與紅磚的第二次撞擊。

「裡!」

太陽穴與紅磚的最後一次撞擊,紅磚上頭噴灑了一層不同種類的腥。

「夠了!」小如一邊發抖一邊大叫,「他會死的!」

吳俊平把阿猛的頭往地上用力一甩,手上還殘留了幾根阿猛的頭髮,他攤倒在地,邊哭邊說:「……我不知道啊……這衣服是我死去的哥哥留下來的……8年多前在河堤那裡就死掉了啊……那不是我的……我不是飆車族啊……救命啊……嗚嗚嗚嗚……救……」。

吳俊平冷眼凝視著地上那躺在血腥水窪中逐漸失去意識的軀體,巷子裡瀰漫著濃郁的血液腥臭味,他眉頭緊皺的回想著「8年前的事情」,又回頭看了看嚇得臉色發白的小如,終於拿出了手機撥號。


XXX


黎臻胸前掛著識別證,從警車上走下,此時剛好目送三個年輕人躺在擔架上被人送上救護車,兩個臉上是血,一個渾身都是血,似乎受了槍傷,有生命危險。

「又搞得這麼誇張……」她自言自語。

她滿臉慍怒的走向案發的巷子,制服警員幫她移開了黃色的封鎖線,讓她低頭通過。

她輕輕推開擋在眼前蒐證的警員,快步直接走到了靠在救護車上的吳俊平。

「吳俊平『大人』,你一定要搞到這麼誇張嗎?而且你居然掛我電……」

她開口後才發現救護車打開的後門上頭坐著一個披著吳俊平外套的女子。

黎臻趕緊收口,一改原本尖酸的語調:「小姐你還好嗎?我派兩個警員護送你去醫院,等你覺得可以的時候我們再問筆錄就可以了。」

「謝謝,那就麻煩你了。」小如對她點了點頭。

黎臻心想,這個女的看起來真漂亮,雖然現在看起來很狼狽,但還是掩飾不住她的美貌。

「請問……」小如問,「妳好年輕哦,是他的上司嗎?」

「哦……不,他是我們偵查A組的吳組長,我是偵查A組的偵查員,我姓黎……」黎臻發現吳俊平在一旁偷笑,有種想用拳頭打他的衝動,「……怎麼這麼問呢?」

「哦……不,沒什麼,只是我覺得你看起來比較像是長官。」小如虛弱的笑了笑。

小如隨著醫護人員離去之前,朝吳俊平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黎臻注意到了,卻沒有說什麼,獨自若有所思。

等到小如跟著醫護人員和警察離去之後,黎臻解除專業的笑容,轉頭用責備的眼神瞪著吳俊平,吳俊平朝她聳了聳肩。

「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我如果不開槍躺在擔架上的就是那個女的了。」

「你每次都這樣,動不動就開槍,如果你打中的是那個女生怎麼辦?」

「別開玩笑了,你也知道我什麼都弱,但就只有射擊瞄哪裡打哪裡。」

「哼……臭屁,晚點被分局長飆我不會救你的……」

「放心啦,反正我不打算回警局。」吳俊平露出邪惡的笑容。

「哦,這樣哦,那不然我們來談談你掛我電話這件事吧……」黎臻說,「你好像叫我『乖』是吧?」

「嗯……」吳俊平凶惡的臉上難得出現了懼色,「我想我還是回警局寫報告好了,我們趕快走吧……」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