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惡搞 02,16,12 《額頭上的OK繃》
晴空萬里的下午兩點一刻,穿著黑色套裝的年輕女子踏入了這棟有著閃爍帷幕牆的辦公大樓。



「您好,請問找哪位?」30出頭的警衛穿著整齊的藍色制服,彬彬有禮的向女子詢問著。

年輕女子約莫22、23歲,稚氣未脫的臉上透露出社會新鮮人的朝氣。

「呃……我找一位歐陽先生……」她一面在訪客登記簿上簽上「王惟櫻」三個字,「……綠能設計部的……」

「哦!我知道,你說的是戮哥吧!」警衛和悅的笑了起來,好像這個「戮哥」是他的拜把兄弟一樣。

警衛做好登記後,將訪客證遞給王惟櫻,「右手邊電梯上9樓哦。」

王惟櫻一面將訪客證掛在衣服上一面走進了電梯,在電梯裡輕輕的深呼吸了一下。

「開始了,加油,小櫻。」她對著電梯鏡子裡滿臉緊張的自己認真說道。

xxx

小櫻踏出電梯,剛好遇到一個將黑色長髮綁成馬尾的男子拿著拖把經過。

「不好意思,我找一位『歐陽戮』先生。」她說。

馬尾男子看了她一眼,對她比出了一個意義不明的大拇指,露出牙齒笑了一下,牙齒在那一瞬間還彷彿閃爍了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小櫻的臉頰流下了一滴冷汗。

「跟我來。」他這麼說。

於是小櫻跟在馬尾男子後頭走著,男子握著拖把的手上帶著幾個大大的銀戒指,脖子上掛著骷顱頭和十字架項鍊,筆挺的白襯衫和合身的西裝褲襯托出一股英氣,只是綁成馬尾的頭髮來得有些突兀。

她心想:「這個清潔工好年輕,大概比我大幾歲而已吧!而且打扮還挺時髦的……在大城市工作果然不簡單,連清潔工都走在時代的尖端。」

想到離鄉背井到這個大城市工作的自己,到現在都還是無法完全融入這個城市,感到了些許的恐慌。

「我是不是真的不適合這裡呢?」她摸了摸額頭上的OK繃,回想起上週的事。

上週五小櫻接了一通電話,是上級廠商的藍總裁打來的,但是她卻發現自己完全聽不懂對方的話語。

當她發現自己連上級長官在說什麼都聽不懂,剎那之間悲觀的個性完全的顯露無遺,自己艱苦的半工半讀從國立大學畢業,到頭來也是無法承受這個真實世界的沈重……

鑽牛角尖界的達人──王惟櫻,果然名不虛傳。

於是在絕望之餘,小櫻緩緩的站起身,搖搖晃晃的走到了窗戶邊,抬腳從窗框上跨了上去,一躍而出。

原本以為可以痛快結束這煩惱一生的她,卻因為裙子被窗戶鉤到,整個人像個沒電的鐘擺一樣、直挺挺的往下給了辦公室大樓鋪面磁磚和RC牆一個頭錘,然後就這樣頭下腳上的掛在5樓的窗檐動彈不得,折騰了兩、三個小時才被不停憋笑的消防人員救下來,後來連SNG車都來了,還上了晚間新聞的頭條。

還好除了額頭因為頭錘磁磚的關係受了點輕傷,其他沒有什麼大礙。

「真是……超丟臉的啊……」小櫻回想著,臉都紅了。

這時馬尾男子帶著他來到了一扇門前,門上寫著「綠能設計部 創意總監 歐陽戮」幾個字。

「到了。」馬尾男子回過頭來,用大拇指比了比門,簡短的說。

這個時候小櫻才發現眼前男子的額頭上和自己一樣也貼了一個OK繃。

難道……他這陣子也跟自己一樣掛在窗戶上嗎?小櫻不禁胡思亂想著,不過下一刻就覺得這怎麼可能嘛!

「咦?你的額頭怎麼了?跟我一樣受傷了耶,我們還真有緣……」馬尾男子這時也注意到小櫻的額頭,一面說一面開門走了進去,拖把就這樣隨意擱在牆上。

小櫻跟著他走了進去,發現辦公室裡裝潢的像是一間美式酒把一樣,牆壁和地板上黑色、紅色基調的DIY塗裝和發出紫光的太陽能裝飾吊燈讓人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了地方。

「要不要喝點什麼?」馬尾男子說,「咖啡?還是茶?」

「不了。」

「那坐吧。」馬尾男子指著一個有著豹紋的沙發對小櫻這麼說,然後自己走到深黑色的辦公桌後的辦公椅坐了下來。

小櫻瞪大了眼睛,對馬尾男子這個動作很不解。

「坐啊!當自己家,那張沙發我可是花了一番苦心才買到手的,是全回收材質的呢……」

「等等……你……」小櫻整理著思緒,「……你就是歐陽先生?」

「初次見面,妳好,叫我阿戮就好了。」歐陽戮又閃現了露出牙齒的笑容、比出了意義不明的大拇指。

「這……你不是清潔工嗎?」

「清……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清潔工啊?」

「那你剛剛手上拿的拖把……」

「哦,那個哦……哈哈哈,那是因為我們總裁剛剛在茶水間被人發現,他好像在那裡被困了三天了,吃喝啦撒都在裡面……因為很噁心所以我才去清了一下……哈哈……」

小櫻試著咀嚼歐陽戮的話,卻不得要領,完全無法理解。

「呃……所以今天找我來的人就是你囉……」小櫻突然緊張了起來,直冒著汗。

「嗯,對啊。」

「那……請問有什麼事嗎?」

「嗯,我記得我之前在整理下包公司的名單時看到你是國立C大畢業的對吧?」

「嗯,對啊。」

「我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

「哦。」

「……」

「……」

「咳……你主修環境工程,沒錯吧?」

「嗯,對啊。」

「你在外頭租房子的租金多少?」

「呃……?什麼?」

「你老家不在這裡吧?妳租房子的租金多少?八千?九千?」

一個月一萬二不包水電……」

「你現在月薪多少?」

「兩萬二千五……」

「NO、NO、NO、這就不對了……」歐陽戮伸出食指擺了擺,「你們老闆這樣就太不夠意思了,妳說是吧?」

「呃……這……」

「我給你起薪36000元,之後每半年視情況作一次調整,職稱是『設計助理』,工作內容是『我交代的所有事項』,明天開始上班,妳覺得如何?」

「啊?」

「妳要的話我還可以請人去幫你把公司的東西搬過來。」

「但是這也未免……太突然……」

「我已經跟你們老闆說過了,沒問題的,妳目前的老闆很聽我的話,哈哈哈……」

「嗯……這……」小櫻的大腦正極速的思考。

「哦!對了,有一件事要注意……」歐陽戮的聲音突然低沈了起來,表情看起來也異常的認真,「……這件事情很重要……」

歐陽戮的認真態度讓小櫻更加的緊張了起來,雙手緊握,身子前傾。

「……我們公司的總裁是外星人,他說的話幾乎沒人聽得懂而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廢話……」歐陽戮用像是在跟神父告解一般的語氣說。

「總……是藍總裁嗎?」

「沒錯,就是他……以後如果遇到他說話,可以不用浪費精力去聽,很恐怖……認真聽的話會讓你覺得自己白活了……」歐陽戮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太陽穴,像是想起了不堪回首的記憶,「反正,做好我交代給你的事情就好了,知道嗎?」

小櫻突然感到眼前的道路充滿了光明,世界也開闊了起來,她終於下定了決心。

「明天幾點上班呢?」

「九點,」歐陽戮伸出手和小櫻握了握,「記得不要遲到。」

此時小櫻突然覺得上週自己沒死成真是一件好事。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