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AM 7:15”
“AM 7:15”
  楊安濯




睜開眼睛,床頭櫃上的電子鐘顯示7:15,對照窗外的微光,可以想見是清晨7點15分而非晚間。

最近日子真是過得越來越糊塗了,我心想,有的時候連早上晚上都分不清了呢。

我一面拉好襯衫的領子,一面端起廚房桌上的黑咖啡,一飲而盡。

走到玄關,套上軍綠色的風衣,撥了撥雜亂的卷髮,踏出了大門。

寒風正面擊上了我的臉,我感受到許多的細塵擊打在我的眼鏡鏡片上頭。

家門外頭轉角的行道樹今天看起來格外不一樣,經過它的時候,讓我駐足了十多秒鐘,凝神觀看了許久。

說不出為什麼,就是覺得不太一樣。

人行道的防滑磚、計程車的喇叭聲、空中飛舞的麻雀……都有一種不太一樣的感覺。

住隔壁的大學生騎了一輛腳踏車從我身旁經過,還是那輛淡藍色的淑女車,一樣的充滿了鐵鏽,沒什麼不同,但我就是覺得今天看出去的所有東西似乎都蒙上了一層不一樣的色彩。

好似我在無意之間跨過了一道通往異世界的門一般。

「好怪,到底是怎麼了?」我脫口而出。

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提著公事包的右手,上頭關節處斑駁著瘀青。

什麼時候瘀青的?一點印象也沒有。

用左手捏了捏瘀青的地方,疼痛感傳了過來,我不禁「嘖」了一聲。

我大踏步在柏油路上,往公司的方向走去。

公司大廳裡一個人也沒有,連警衛都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整棟樓完全沒有一點兒聲響。

我沒有想太多,走進電梯,按下了5樓的按鈕。

電梯很平順的來到的5樓,發出了「叮」的一聲之後,門打了開來。

電梯間堆滿了紙箱,裡頭好像是一些罐頭食物之類的,我在大量紙箱之間側身走著,終於走進了辦公室。

辦公室裡闃黑一片,只有靠近走廊的一排燈是打開的,在這寒流來襲的日子裡,空調卻異常的開得很強,彷彿像是踏入了大型的冰箱一般,我不禁縮了縮身子。

裡頭沒有人的聲音。

可以聽見電腦、空調等機器運轉的聲音,但是卻完完全全沒有人存在的跡象。

我拿起我的手機確認了一下,沒錯,今天是19號禮拜一,不是週末,也不是國定假日,我沒有搞錯日子。

我又再一次凝視眼前黑漆漆的辦公室。

那……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這時我右手的瘀青刺痛了一下,我又再次認真檢查我的右手,小指、無名指、中指三處的指關節是烏黑色的,好似我曾經用拳頭擊打了某個堅硬的物體,但是我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我走到了我的座位,我的電腦電源是開著的,藍色的待機畫面照亮了周圍。

銀幕正中央貼了一張黃色的便條紙,上面用黑筆寫了「kill them all 要快 20XX,12,16 18:32」。

「kill them all」……「殺光他們」?

這是什麼意思?這是誰留給我的便條?

「20XX,12,16 18:32」……這日期是上週五,三天前的晚上六點多留的……

我認真的研究上頭的字跡,卻對之毫無印象。

我帶著不祥的預感站了起身,往辦公室後頭走了去,巡視著辦公室四周,但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的狀況。

總共十多個座位都空空如也,沒有什麼特殊的情況。

直到我來到辦公室最後頭的會議室門前,我停下了腳步。

位於室內最深處的這裡,空調吹出的冷空氣更顯冰冷。

門是關上的,我凝視著門把,猶疑著要不要打開門。

我被冰冷的空氣包圍,身體瑟瑟發著抖,不知過了多久,我終於緩緩的跨出了步伐,輕輕的握住門把,推開。

即使沒有開燈,我適應了黑暗的眼睛也看清了門後的景象,震驚的往後退了好幾步,跌倒在地上。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我喃喃自語,右手下意識的緊握,用力往地板揮了一拳,拳頭結結實實的擊打在地磚上,我感到右手瘀青處傳來的劇痛。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到底……」我不斷的重複低語著。

「怎麼會……怎麼會……」

「到底怎麼回事……」

「……」


xxx


我用力伸了一個懶腰,從棉被中伸出手將床頭櫃上大響的電子鬧鐘聲音給切掉。

「7點15了……感覺好像睡了很久……」我心想,一邊瞇著眼睛看著鬧鐘,「我昨天幾點睡的啊?」

想不起來,一點印象也沒有。

最近腦袋總是一片空白,記憶越來越差了,或許是壓力太大了吧,我心想。

我整理著身上的襯衫下擺,在廚房替自己倒了一杯水,仰頭喝乾。

我嘆了口氣,揉了揉肩膀,在玄關套上軍綠色的風衣,用力拍著風衣袖子上的深咖啡色髒污,一邊回想著自己是在哪裡沾到的,卻還是什麼也想不起來。

穿鞋子的時候瞥眼看到一旁的月曆,我在「19號星期一」上打了個叉叉,心想:「這禮拜還有四天要上班呢……」

門外寒流肆虐,冷風颳上臉龐,感受到些微的刺痛。

雖然好像睡了很久,但不知為何我還是覺得很疲勞,我深深的嘆了口氣,捏了捏右手的瘀青。

「唉……好痛……究竟是什麼時候弄傷的呢?」


<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