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子夜的低語 7.相逢
子夜的低語
(Whispers at Midnight)
濯楊

7. 相逢




大部分的人類,是一種只要勢力大起來,就會得意忘形的生物。

就如同那群稱自己為「GILA」的飆車車隊一般,他們是這個城市的眾多汙穢之一。

單純愛騎車,並沒有錯,也沒有人會責怪他們,但聚眾把人打死、打成殘廢、姦殺夜歸女子、搶劫路人就有那麼一點惹人注目了。

「為什麼……他們能活著?而爸爸媽媽弟弟妹妹卻必須慘死呢?」侯遠能心想。

他們幹的事情都是些無法被原諒的、人神共憤的事,這個城市病得很重,或許就像是這個男孩的心靈一樣。

「他們沒有資格活著,就算消失了也沒什麼關係嘛。」侯遠能心中那個陰暗的低語這麼說。

「GILA」車隊聚會的場所在城市西北區邊緣一個河堤旁邊的草地,從電視還有八卦雜誌上可以輕易的查出位置。

他們活得好好的,法律也制不了他們,這麼多年下來,他們依舊自由的呼吸著。

侯遠能想起那個長相凶惡的平頭刑警和那個菸不離手的菸槍刑警,他是不是也恨不得可以親手逮捕這群人呢?

他站在河堤上方的階梯上,微風吹來,一邊感受著眼前瀏海的飄逸,一邊默默的數著人頭。

一個、兩個、三個……三十一、三十二……他眨了一下眼,5、6個少年推鬧成一團,害他抓不到數到哪一個了……算了,不數了,反正就算數清楚了也沒有什麼意義。

光看現在這個樣子,好似就只是一群沒有腦子的蟑螂在吃喝玩樂般,還真是一點都看不出至少在確定的罪行中,他們曾把兩個警察打成一死一殘,其他那些層出不窮的罪行就更不用說了。

「他們仍然笑著、打鬧著、和我們呼吸著相同的空氣……」侯遠能心中那個陰暗的低語似乎嘆了口氣,「……你覺得這樣對嗎?」

「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事情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他回想起電視裡談話性節目的主持人指著那張有著娟秀字體的遺書,搖了搖頭這麼說。

「無法忍受遭到污辱而輕生的高中女孩也是他們的作為吧?那個女孩大概不會比小舒大多少……」侯遠能想到小舒,如果這世界還有什麼值得眷戀的人事物,或許就是她了吧……如果妹妹有機會長大,應該會像她一樣活潑……這麼一想還真有那麼一點捨不得。

從被媒體公佈的遺書上看來,這讓市民恐慌的「連續強姦犯」的確非常像是這個「背後有大型犯罪集團撐腰」的車隊「GILA」所為,但一來他們智慧型的犯案讓警方苦無證據,而且受害者大部分都當場被殺死,少數逃過一劫的現在又選擇了自殺,留下的只是親友們的憎恨不斷迴響。

根據從菸槍刑警那裡得到的情報,媒體所說的「大型犯罪集團」就是他追尋已久的「琉璃天」。

既然暫時抓不到「琉璃天」的小辮子,就先從他們的下層「GILA」著手吧……

逐漸駕馭不住那深埋在骨子裡悸動的憎恨,侯遠能雙手握著鈍器,心想:「來吧,看是繼續背著罪惡存活或是在今天消逝……」

他現在很感激眼前的「GILA」車隊,因為他們在他快要被憎恨吞蝕的時候給了他一線希望。

「沒關係的啦,他們消失了反而好。」侯遠能腦海中的低語催促著,他突然發現自己在笑,他還以為他忘了怎麼笑了。

「謝謝你們。」侯遠能在心中對眼前的這群少年說。

接下來,不用言語。

侯遠能跨著快速的步伐,往前方「GILA」人群走去,在遇到第一個人的時候,揮出第一棍。

球棒上的英國鬥牛犬直直的咬住對方的下巴,骨頭碎裂的觸感從弟弟的金屬球棒上傳到他的手掌,像是一道電流貫穿了他的身體。

侯遠能緊接著往倒楣的第一位「GILA」成員胯下補了一腳,少年叫不出聲來因為他的下巴已經粉碎,他雙膝一軟往地上一跪。

接著他左右手連揮了十幾棍把少年的頭壓在地上敲。

侯遠能心想:「他在還沒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失去了生命……」侯遠能看了看他正在抽慉著的身體,「……嗯,至少應該是永遠站不起來的程度吧。」

「聽說那個被打成重度昏迷的警察是被十多個人連續打了十幾分鐘才變成那樣,我才花了十幾秒,這樣想一想我還真仁慈……」

侯遠能對著迎面而來的晚風深吸了一口氣,甜美的氧氣充滿了他的胸膛。

「好舒服……好像好久沒有真正的呼吸過了……」侯遠能顫抖著,感受著踏入另一種層次的感受。

墮落到黑暗的另一種層次。

「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侯遠能突然無法克制自己,狂笑了起來,那聽起來一點也不像是他自己的聲音。

一個、兩個、三個……他感到世界輕了起來……

四個、五個、六個……混雜了血腥味的空氣變得異常清新……

七個、八個、九個……碎裂的頭蓋骨、折斷的手臂、激射而出的斷牙,他突然發現原來活著還可以是這麼快樂的事……

從五年多前的那一夜到現在,第一次感受到活著的感覺。

「原來,這樣才叫做『活著』啊,好生疏的感受……」

侯遠能邪惡的眼神彷彿透露著這個年輕人已經徹底入魔。

侯遠能凝視著「GILA」成員們即將失去光彩的眼,裡頭的驚恐像是不斷的在問著:為什麼?

「不用驚慌,你們本來就不應該存在,我來替你們領路。」他心想。

在不知道第幾個人倒下之後,一個拿著西瓜刀的「GILA」成員朝侯遠能砍了過來,卻被侯遠能輕易的將西瓜刀打落,再用高爾夫球杆一棍打碎他的鼻樑,他痛的仰天倒地,嘴巴裡胡亂叫囂著。

侯遠能腳下踩著特殊的律動,像是踏著獨特的舞步,跨過去直接從「GILA」成員的臉上踩下去。

踩……

再踩……

踩……

再踩……

踩……

再踩……

……直到他漸漸安靜。

侯遠能把靴底沾滿了血漿的靴子移開靜止不動的「GILA」成員臉上,身體微微的發著抖,閉上了眼睛享受著這一刻活著的感覺。

「已經好久……好久沒有真正的呼吸的感受了……」腦海中的低語越來越巨大,「……就這樣吧,就這樣繼續下去吧……」

「果然,最終我還是會被吞噬……」侯遠能僅存的理智細語。

「……算了,就這樣吧。」他準備放掉心中的那道鎖。

然後,下一刻,侯遠能突然一凜,背部感到一陣涼,他趕緊睜開眼睛,往後看去。

一個身穿黑色斗篷的人,不知何時來到了侯遠能後方大約五公尺處,雙手握著一把長型的、看起來比日本武士刀稍微短一點、刀身稍微直一點的鋼刀,然後很優雅的、一刀插進眼前一個手拿安全帽當武器的「GILA」成員眼窩裡。

那動作看起來就像是在高級餐廳拿牛排刀在切割餐盤裡牛排一樣的優雅順暢。

明明就在殘殺著生命,卻像是舞台上的藝術表演一般……侯遠能感到不寒而慄。

他從腦海中那股陰暗的低語中暫時解放,拉回了自己的意識,並且持續的從斗篷人那裡感受到一股寒意,肉體上以及直覺上都告訴他:這傢伙很危險。

刀子穿出了後腦,血從眼窩裡噴射而出,濺在斗篷人身上,只見他雙手一甩,飆車少年應聲倒地,像是一團發霉的麵粉,不斷冒出血液溢出的聲音。

侯遠能凝視著他,他穿了一身黑色皮製斗篷,斗篷下是黑色軍用戰術背心、長褲、軍靴、戰術手套。

全身黑的他,臉上卻戴了一個橘黃色的加菲貓絨毛面具,上頭沾了剛噴射而出的腥紅色血跡,看起來異常詭異。

斗篷人左手腕轉動,靈巧的甩了甩鋼刀,血液由刀尖激射而出,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條一條的腥。

斗篷人突然轉過頭往侯遠能的方向看過來,侯遠能凝聚心神,全身的毛髮都像是豎了起來。

侯遠能眨了一下眼,下一刻,毫無預警的,斗篷人就輕輕悄悄的欺到了他的身旁兩尺處,當他察覺時,斗篷人手上那把長型的鋼刀已經無聲無息的滑到了他的喉嚨前。

千鈞一髮,侯遠能勉強靠著直覺和蠻力,硬是用高爾夫球杆格開了那一刀。

侯遠能趕緊往後退了兩步,站定身形。

斗篷人歪了歪頭,染血的加菲貓像是好奇著侯遠能怎麼沒有跟其他人一樣的倒下,加菲貓的笑容讓整個畫面詭譎到了極點。

斗篷人微蹲,雙手握住長刀,刀尖對著侯遠能的臉、微微的不斷的畫著圈,隨著刀身的擺動漸漸的圍塑出一種節奏。

侯遠能直覺不妙,這似乎是利用了某種劍道或武術的技巧,想用視覺上的干擾讓人跟著他的步調走。

不能跟著他的節奏走,侯遠能在心理暗想。

但就在這一刻,斗篷人已經消失在原本站立的地方。

「好快!比剛才還快!」侯遠能震驚。

斗篷人身體貼近地面衝刺,雙手將長刀畫出一個傾斜的弧面,刀尖緊貼地面,直取侯遠能的右腳小腿。

侯遠能根本來不及思考,整個人反射性的直接往後倒,用很難看的四腳朝天勉強躲過了這一刀。

斗篷人身體一邊順著刀勢旋轉一邊重整態勢,將雙手反握刀柄、往空中高高躍起,身體像是個大彈簧,將全身的重量灌住在刀尖,往倒在地上的侯遠能臉上挿下來。

情急之下侯遠能拿金屬球棒一擋,稍稍緩了緩來勢,勉強讓他有機會將頭扭轉,躲開致命的一擊,長刀貫穿了球棒,將之釘在草地上。

就只差那零點幾秒,如果再晚個零點幾秒,長刀就會釘在侯遠能的臉上了。

刀子剛剛好直插入球棒上鬥牛犬的臉,侯遠能看了眼鬥牛犬被刺穿的面容。

「哥哥,好痛……」

弟弟倒在血泊中沒有血色的臉……

「救我啊……哥哥……」

妹妹的眼睛怎麼樣也不願意闔上……

侯遠能感覺腦海中陰暗處正在發瘋似的怒吼,他感覺自己的眼前突然變得一片紅。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腦海中陰暗處的狂吼,逐漸轉為自己的咆哮。

侯遠能右手撐地,豁盡全身力道一腳踹向斗篷人還釘在土裡的長刀,純鋼打造的刀身被侯遠能的怪力襲擊,竟然硬生生折斷。

斗篷人一呆,看著還拿在左手手腕的斷刀,頓了頓。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侯遠能像是狂怒的野獸,不給對手喘息的機會,左腳蹬地,右腳往前直取斗篷人的腹部,他結結實實的吃了這一腳,整個人彎成了「ㄑ」字形,往後飛了出去。

在空中的時候,斗篷人沒拿長刀的右手在空中甩動了一下,三把小刀就這樣往侯遠能身上射了過來。

把重心往前移,正準備往前衝的侯遠能一驚,趕緊甩動頭部躲開了其中兩把,卻來不及躲過瞄準他胸口的那一把,情急之下手臂一橫,小刀就這樣釘在他的左臂。

侯遠能全身一震,詫異萬分,小刀的力道像是有人直接拿鎚子將小刀釘在他手上一般,單手丟出三支飛刀就已經很困難了,居然還可以有如此準頭和勁力?

這麼匪夷所思的事情,現實生活中居然有人可以做到?

「這傢伙不是『GILA』……他絕不是一般的飆車族……難道……是『琉璃天』的人?」

侯遠能的那一腳力道不小,灌了鉛的鋼頭靴靴頭惡狠狠的直接插入斗篷人的腹部橫隔膜附近,他倒在殘留的兩個「GILA」成員中間的泥土地上、滾了兩圈才停下來,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侯遠能心想:「他應該是站不起來了……可惡……應該要多問點『琉璃天』的情報的……」

這時兩個「GILA」成員拿著西瓜刀慢慢的靠近,打算趁亂給那個斗篷人一刀,當他們慢慢的來到近處時,只見斗篷人蹲坐起身,不慌不忙的將仍握在左手中的斷刀往空中畫了兩個圓,身體像是跳舞一般跟著刀身旋轉著,往兩人的頸子一抹一帶,兩人噴出了大量的鮮血、緩緩的軟倒。

「不可能……」侯遠能咬了咬牙,「吃了那樣一腳居然這麼快的就像沒事一樣的站起來……那樣子的勁道,不用說肋骨,連內臟應該都會被踢到受傷才對……」

只見斗篷人把手伸進身上的戰術背心裡,從背心內裡抽出一圈類似沙包一樣的物體,沙包上面有一處破裂,是被侯遠能剛剛那劈筋碎骨的一腳造成的,他將沙包丟在地上,大量的小鋼珠從破洞處滾出,灑滿一地。

「鋼珠……是特製的防護衣?」侯遠能回想剛剛斗篷人那高速的突擊,又再次感到詫異,戰術背心裡藏著那樣大量的鋼珠,想必有一定的重量,而速度居然還可以那麼快……

從斗篷人微微顫抖的身體看得出他仍然有受到傷害,但他的姿態彷彿在血雨裡面重生的惡鬼,緩緩的從地面起身,轉頭看了眼斷刀,然後輕輕的拋在一旁,左腕反手從斗篷中抽出一把有著黑色刀刃、看似軍用刺刀的短刀,又擺出了迎戰的架勢。

侯遠能腦海中陰暗處大聲說:「咬殺他!」

侯遠能這次不等斗篷人圍塑出攻擊的節奏,一把拔出手臂上的小刀丟在地上,雙腳腳尖在土地上踩踏著獨特的律動,像隻兇猛的野獸往斗篷人直衝。

「『琉璃天』……這傢伙太危險了,不能留力!」侯遠能心道,他使出渾身解數,鋼頭靴靴頭像是狂風暴風般往斗篷人身上招呼,手上握著的高爾夫球杆也不斷的抓準時機給予樸實但猛烈的揮擊。

斗篷人被侯遠能又是腿法又是棍擊的奇異混種打法給搶奪了先機,只能盡全力採取守勢。

斗篷人緊握著短刀全力防守,將他的攻擊全部都化解了開來。

這時圍在他們旁邊的「GILA」成員似乎也看傻了眼,只顧著凝視著兩個像瘋子一樣纏鬥著的人。

漸漸的,斗篷人像是慢慢適應了侯遠能自創的混種打法中獨有的「呼吸」,能夠開始在他招式中的空隙回擊個一刀兩刀。

侯遠能在自己小腿第三次差一點被戰術短刀刺穿的那一刻,更深刻的了解到眼前這個人絕對不簡單。

被一個帶著加菲貓面具、連續兩次幾乎要殺了自己的怪人給纏上,侯遠能又突然感到世界又變得重了起來,空氣不再新鮮,平時的那種窒息感又漸漸的瀰漫,他愈加的浮躁,那股憎恨像是失去了發洩的管道,又開始充斥了他的全身。

「『琉璃天』……復仇……」侯遠能回想起五年多前那個立下復仇誓言的自己,「……我要親手……復仇……」

「快咬殺他啊!快啊!」侯遠能腦海內的陰暗處有東西正在大叫著。

他惡狠狠的盯著眼前的加菲貓,從面具的眼孔中,侯遠能發現了他的眼睛正閃閃的發著光,那個樣子似乎正在微笑著一般。

「擊殺他!」腦海內陰暗處的東西大喊。

侯遠能咬牙,一招自創的高速上躍上段踢讓斗篷人來不及躲開,擊歪了斗篷人用來防禦的左手臂,連同手中反握的戰術刀一同歪到了一旁,中路空出了防禦的縫隙。

眼見機不可失,侯遠能硬生生的在空中變招,身體向右旋轉、右腿後縮、左腿急突,變出的空中第二段踢和右手中球杆同時擊向斗篷人心臟和左太陽穴。

不論是靴頭鑽心或是球杆擊頭都是殺招。

電光火石之間,侯遠能感到兩擊都沒有擊中物體的感覺,侯遠能摔到了地面,雙手一撐,在地上打了個滾,蹲坐在地上凝視著已經身在前方數公尺處的斗篷人,不敢放鬆。

看樣子剛剛斗篷人在那一瞬間選擇用盡了全力往後跳躍,勉強躲開侯遠能的猛擊。

但是他頭上斗篷所缺的一小角、臉上加菲貓眼睛處破裂的布料以及上頭滲出來的鮮血表示他並沒有完全躲開,還是付出了些代價。

「居然還是躲了過去……」侯遠能冒著汗,「這傢伙的反應和速度真的很恐怖……『琉璃天』……」

此時,正當兩人僵持不下,五、六個大型的瓦斯桶緩緩的從河堤的斜坡滾到了眾人身邊,那裡停了十多輛機車,瓦斯桶發出了「鏗鏗」的幾聲,撞到了幾輛機車停了下來。

當侯遠能聽見瓦斯桶發出的聲音時,也同時發現傳來了瓦斯味,斗篷人好像也察覺到了,只見兩人不約而同的一邊保持專注在眼前的對手,一邊往旁邊觀察著。

一個比侯遠能還高半個頭的大個子站在河堤上方,距離包圍斗篷人和侯遠能的「GILA」成員還有十多公尺的距離,左手拿著一個瓶口塞了布、裡頭裝了液體的玻璃啤酒瓶,右手正拿著10元的打火機在酒瓶瓶口的布上點火,點燃之後還不忘把叼在嘴巴上的香煙也點燃。

他的衣著打扮,是很普通的粉紅色POLO衫、藍色牛仔褲和藍白拖鞋,還有完全沒有經過設計的短頭髮,看起來就是個長相很普通、稍微高壯一點、任誰都不會去注意的路人罷了。

侯遠能和斗篷人都轉頭看著他,他的視線也在他們兩個之間徘徊。

在場所有的人似乎都忘了說話,也忘了行動,有的人摀著鼻子,有的人盯著瓦斯桶,也有人跟侯遠能和斗篷人一樣只是凝視著那個大個子,只見他微微的一笑,用力把手中那個燃燒著的瓶子往瓦斯桶的方向丟。

旁邊原本看傻眼的「GILA」成員這時才像是回過神來,一陣慌亂,逃的逃、跑的跑。

斗篷人和侯遠能也在同一瞬間各自往旁邊跑,侯遠能還瞥眼看到斗篷人在奔跑的時候順手拿短刀割斷了一個「GILA」成員的喉嚨。

爆炸的聲音沒有侯遠能想像中來得大,因為聽到第一聲之後,他的聽覺就麻痺了。

他被氣爆的震波給震飛出去,在空中翻轉了好幾圈後,結結實實的成大字型撲倒在地上,他感到內臟像是被什麼鈍器給攪了攪,四、五輛機車從他的頭上飛過,在十幾公尺外降落,其壯觀的程度絕對比那些大型煙火秀還要來得優秀。

有一段時間侯遠能感覺不到身體在何處,可能是被過大的震波貫穿了身體的緣故,受到震撼的大腦昏沈沈的,他趴在地上動彈不得,花了數十秒才勉強從地面上爬起,跪坐在地上。

原本綠草如茵的河畔草地,現在滿是火光和燒焦的氣味,侯遠能聽見四周都是呻吟的聲音,眼前躺了一個「GILA」少年看起來不過十來歲,和他差不了多少,此時正緊握著自己的右大腿哀號著,因為他膝蓋以下不知道被炸去哪兒了。

侯遠能抬起頭往另一側看去,斗篷人踢開一具被他當做盾牌、頭被削掉了一半、顯然已經成為屍體的「GILA」成員,一面拍熄加菲貓耳朵上燃燒著的火苗,一面緩緩爬起身來蹲坐在地上。

四周熱風吹拂著,像極了地獄的場景。

那個大個子緩緩的在火焰堆四周移動著,像是一個正在欣賞自己作品的藝術家,身影被熱浪激的扭曲,像是個黑色的幻影。

「神經病,這世界瘋子還真多……」侯遠能心想,但被這麼一鬧,腦海內的低語似乎暫時的消失了。

他環顧四周,幾乎所有的人都倒下了,剛剛還和樂融融打鬧的「GILA」成員現在幾乎一個都不剩,大難不死的大概也剩下了半條命。

「我還活著真是運氣好到誇張……但是,我還活著……」不知道為什麼,想到自己還活著時,侯遠能突然感到鼻酸,他喃喃自語著,「……看來我今天還是沒辦法去見你們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樣不是快多了?」那個大個子雙手高舉,擺出一種頒獎典禮上的姿態,用歡愉的語氣朝他們大喊。

侯遠能和斗篷人都沒有答話。

大個子臉上掛著很憨厚的笑容,但腳上正用藍白拖鞋踩踏著身前一個呻吟著的「GILA」成員,這畫面卻不是那麼的舒服。

「兩個蠢蛋。」大個子邊說,邊朝他們比了一個中指。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