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子夜的低語 5.低語
子夜的低語
(Whispers at Midnight)
濯楊

5. 低語



「五年了……」侯遠能閉上眼睛,沒有回頭,「原來已經這麼久了啊……」

張毅升警官在他身後凝視著他的背影。

「裡面……有拍到兇手嗎?」

「不,」張毅升說,「錄影的畫面相當昏暗,兇手在掌鏡的時候非常非常的小心,完全沒有照到自己身體的任何一部分,例如手或腳之類的……但是,從畫面中可以確定犯案者只有一個人。」

「一個人……兇手……你們有頭緒了嗎?」

「專案小組正在加緊調查中,我手下所有的人現在都在加班追查著。」

「我要一份COPY。」

「不行。」

侯遠能轉過身來,又說了一次:「我需要一份光碟片的COPY。」

「不可能,你在問我一百次、一萬次都還會是同樣的答案,」張毅升從菸盒中叼起一支菸,「這是重要的線索,屬於調查的一部分,不可以對外公開的,光是讓你知道都已經是遊走在犯罪邊緣了……」

侯遠能瞪著張毅升,張毅升慢條斯理的點燃嘴上叼著的香菸,又說:「我這樣做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們警方有在作事而已……追查兇手是我們警方的事,不是一般人該插手的……我這樣說……你懂我的意思嗎?」

「……」侯遠能眼神兇狠。

張毅升也回瞪侯遠能,灰濛又深邃的眼睛早已看穿了一切。

xxx

五年,這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在侯遠能的感受上卻像是已經經過了無窮無盡的歲月。

13歲那一年,剛升上了國中的他卻整天在街頭上打滾。

為了要追查兇手,從「那一天」開始之後的每日、每夜,他都更猛烈的在鍛鍊自己的身體,除了專精原本就擅長的跆拳道,他更吸收了各類實戰型武術,舉凡空手道、柔道、截拳道、巴西柔術、卡波耶拉、搏擊術甚至是劍道等。

而其他時間都不斷的在街頭上徘徊著,盡全力收集、調查所有可能有關的線索。

他就像是個變形蟲一般,讓自己去變成各種不同的人物,混入街頭上各種不同的領域。

直到國三那年冬天,他為了追查線索而扮成一個推著超級市場推車的流浪漢,在城市西區徘徊,從那裡的一個酒醉的老流浪漢口中打聽到,「那一天」在他家發現的手工骷顱頭吊飾,是新興宗教「琉璃天」的成員才會特有的。

「小兄弟啊……仔細看,你有注意到這個骷顱頭的後腦處有一個橢圓形的縫隙嗎?」流浪漢大叔醉醺醺的說,指著侯遠能手上骷顱頭後方,「那個是『琉璃天』教義中所謂的『第三隻眼』,是真正經過『洗禮』的信徒才能得到的物品,是他們地位的象徵……」

據稱,只有真正的「琉璃天」信徒,「宗師」才會授與這種特殊的手工吊飾。

每個人的吊飾都是手工打造的,是獨特的、全世界只有一個,有可能是項鍊,有可能是手環、戒指、耳環之類,但一定都是這種詭異的三眼骷顱頭所組成。

吊飾上的骷顱頭數量似乎沒有特別的規定,數量的多少和吊飾的大小似乎跟成員的階級無關。

「小兄弟啊……他們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在街頭上時有所聞他們的事蹟……他們可是殺人、販毒什麼都來的呢……」流浪漢大叔猛灌了一口侯遠能送給他的高粱,「……小兄弟啊……你請我喝酒我就當你是朋友,奉勸你一句,你可千萬別招惹他們啊……他們背後似乎有很大的勢力在幫他們撐腰呢……」

「『琉璃天』……『宗師』……」侯遠能緊緊握著手心中的骷顱頭,喃喃自語。

xxx

侯遠能背著那把被他當做武器的吉他走在大雨中的街頭。

全身都淋濕的他像是一條流浪狗,卻仍然散發出一種攝人的氣息。

「就是這裡吧?」他心想,眼前是一間有著橘色燈光、木屋風格的酒把,門口一塊木板上刻著「百葉樹music bar」。

走進酒把,一個留著長捲髮的中年男子向他走來,脖子上掛著一串骷顱頭連結而成的項鍊吸引了侯遠能的目光。

「你就是今天要來應徵駐唱的吉他手嗎?」

「是的。」

「Well,你遲到了。」捲髮男子對他撇了撇頭,「先到我辦公室等等吧,我待會兒就來。」

「嗯,好。」

侯遠能走進了辦公室,一間狹小雜亂的五坪大小房間。

他靜靜的站定在房間中央,將吉他隨意擱在一旁,雙手下垂,重心放低,瀏海後的眼睛炯炯發光。

幾分鐘後,捲髮男走了進來,順手把門關上後說:「Ok,首先,先來聊聊你的經歷吧?你說你是……」

「『宗師』在哪裡?」侯遠能的語氣很冰冷。

「你……你是誰?」捲髮男驚訝,隨即伸手從口袋抽出一把彈簧刀。

侯遠能的腳法更快,一個踢擊將卷髮男手中的小刀踢飛後,緊接一個前踢踢中捲髮男的膝蓋。

捲髮男吃痛,往前跪倒下來,侯遠能迅速換招,一個膝蓋前頂正中卷髮男的鼻子,讓他痛的。

侯遠能用力一把抓住卷髮男脖子上的銀製項鍊,鑲嵌在練子上頭的五個骷顱頭一個都沒有少。

不是他,他心想。

「你們『琉璃天』的人明明知道外頭有人在狩獵你們,還是這麼喜歡用骷顱頭飾品來裝飾自己,你們的『宗師』似乎很喜歡搞這種無聊的儀式呢。」

「你……你這死小鬼……你找『宗師』做什……」鼻血流了滿面的捲髮男居然吃了剛才面門的一擊居然還沒有昏過去。

不待他說完,侯遠能撿起捲髮男的小刀,俐落的一刀直挺挺的插進了捲髮男的大腿,卷髮男痛得大吼。

「我不太會用刀,而且最討厭刀了,但是對付你這種人還滿有效的……說,『宗師』人在哪?」侯遠能的聲音冰冷殘酷,聽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個17歲的少年,「你們的大本營在哪裡?成員還有多少?」

「呵……呵呵……你這個死小鬼,根本就不知道我們的厲害……」

侯遠能轉動刀柄。

「啊啊啊啊啊啊!王八蛋!你死定了,小鬼……」

「宗師和我們的成員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卷髮男口吐白沫,「絕對……你死定了……你……死……」

卷髮男停止了活動,嘴角不斷流出白沫。

又是毒藥,侯遠能心想,從他真正開始行動的這半年來,接連六次的『狩獵』都是同樣的結果,「琉璃天」的成員每個在被他逼到絕境之後,都選擇了用牙齒中藏的毒藥自我了斷,讓他不斷的原地踏步,什麼都問不出。

這除了讓他感到懊惱之外,對於琉璃天成員對組織的死心踏地,情願失去生命也不願意透露組織情報的忠心,也感到相當的訝異。

可見「琉璃天」是一個比他想像中還要來得深不可測的組織。

「可惡……」侯遠能心想,狠狠的踹了牆壁一腳。

他沒有多留,從酒把後門溜了出去,經過河堤邊的時候隨手將肩上的吉他拋進河裡,拉了拉外套,在雨中疾走著。

xxx

隔天早晨,中區第一刑事警察分局。

侯遠能從大門走了進來,吳俊平正坐在辦公桌前寫著公文,額頭上很格格不入的貼著一個「HELLO KITTY」的OK繃,他抬頭一眼就認出了侯遠能。

「老大說你一定會來,真是料事如神,」吳俊平說,「不過,你……不用上課嗎?」

「我翹掉了。」侯遠能說。

吳俊平「嘖」了一聲:「這麼年輕就這麼不學無術,以後怎麼辦,嘎?」

「我上學年成績全學年第六名,上一次考試全學年第三。」侯遠能平靜的說。

「……」吳俊平無言,完全被打敗,「好吧……不過……」

吳俊平扳起了他凶惡的臉,非常認真的說:「即使你現在向我下跪,我也絕對不會心軟的,回去吧,我絕對不會讓你看證物的。」

「我必須,也一定要看。」侯遠能毫無遲疑,眼神透露著他的決心,「我必須了解我的妹妹和弟弟在死前所受到的苦難……我就是想知道他們遭受了多少的痛苦,如此而已。」

吳俊平凝視侯遠能的雙眼,他嘆了口氣。

「侯小兄弟,你的痛苦我能夠體會……但是國有國法……」吳俊平說,「這件事實在是辦不到,這是不可能的。」

侯遠能盯著他,雙手下垂,重心往右斜前方移:「你……能夠體會?平頭大哥你……不要敷衍我……」

吳俊平察覺到侯遠能散發出的殺氣和身體巧妙移轉的重心,看穿了那是發動攻擊的前兆,警惕的緊握桌旁的木製警棍。

「冷靜點……侯小兄弟……你不會真的想要這麼做的……」吳俊平緊盯著侯遠能,「這裡是警察局,你知道你想做的事有多麼荒唐嗎?」

兩人就這樣僵持著,直到門口傳來張毅升的聲音。

「一大早這麼熱鬧啊?」張毅升嘴巴上的香菸菸頭亮了亮,「年輕人精力旺盛,真讓我懷念年輕的時光呢……」

侯遠能這時才改變了態勢,回頭望著張毅升。

吳俊平鬆了一口氣,感到臉頰上一行冷汗滴落,心想:「這小子……剛剛似乎是來真的……」

「侯小兄弟,我有話問你,跟我來一下。」張毅升說完,就往警察局外走了去。

侯遠能回頭又瞪了一眼吳俊平,就跟著張毅升的腳步走出警察局大門。

但侯遠能沒有理會停下腳步的張毅升,逕自從張毅升身旁快步走了過去。

兩人距離三步之遙的時候,張毅升開口:「你昨天晚上,人在哪裡?」

侯遠能停步但沒有回頭,說:「在家裡睡覺。」

「『百葉樹music bar』有聽過嗎?」

「那是什麼,冰淇淋專賣店嗎?」

「我再問一次,你昨天晚上七點半到八點半左右的時間,人在哪裡?」

「不太清楚耶,我從不帶錶的。」

「侯小兄弟……你可千千萬萬別再走偏了……當年理應有留下線索的案發現場卻什麼也找不到,讓我們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當我了解到『線索不會自己長翅膀飛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是你從案發現場藏了些什麼東西起來……」張毅升重重嘆了口氣。

「……但是這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覺得你還有救……」張毅升警官平常混沌的雙眼此時散發精光,緊盯著侯遠能的背影,「但如果你再繼續錯下去,身為刑警的我是有義務將你拉回來的,我會緊盯著你的,你要清楚這一點……」

侯遠能沒有答話,只是用手撥了撥自己的頭髮。

「警官大人,你有聽過死人的低語嗎?」侯遠能沒有回頭,只是淡淡的說,「我想你是沒有的……」

侯遠能回頭,原本一概毫無表情的臉上此時卻換上了一種笑容。

一種彷如已經超越憎恨的,狂。

張毅升不禁渾身一震,超過30年的刑警生涯,閱人無數的他,讓他對人有著強悍的直覺。

在刑事案件中最難搞的,不是小偷、不是強盜、不是強姦犯更不是殺人兇手。

最難搞的人,是留有強大執念的被害人遺族。

現在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孩子已經無法回頭了。

張毅升微微顫抖著,因為自己當年的一時心軟,如今卻親手創造出了一個怪物。

微風吹來,侯遠能額前的頭髮飛散,他的雙眼散發著異樣的光芒,直直的盯著張毅升。

「我可是每天都聽得見哦,死人的低語。」侯遠能的臉上掛著歪斜的微笑。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