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子夜的低語 4.永別
子夜的低語
(Whispers at Midnight)
濯楊

4. 永別



漫天大雨的確是很適合告別式的舉行。

吳俊平警官很難得的穿上了最昂貴且唯一的一套黑色西裝,一大早就爬起來很認真的花了一個小時打好了從來不打的領帶,穿上了一雙新買的白色襪子,和一雙擦的亮晶晶的皮鞋。

他那天生就看似凶惡的表情,此時更是加倍的陰鬱。

喪禮的主角梁一勳是和他從小玩到大的朋友,是同梯一起受訓的警察,五年前他和他的搭檔陳守儒因為收到了飆車族「GILA」鬧事的報案而前往巡察。

到了現場發現30多名不良少年正把兩個國中女學生團團圍住,似乎要對她們不利。

嗑了藥又喝了酒的群眾是沒有理智的,他們遭到30多個人一湧而上的毆打,連呼叫支援都來不及。

最後梁一勳被打成重度昏迷,陳守儒則是重傷導致下半身癱瘓。

梁一勳當時已經懷孕的老婆照顧了他五年,但是五年後的現在,他還是撐不下去,在數天之前內臟急速衰竭,永別了人世。

梁一勳跟局裡每個同仁都很好,他是個憨直的好人,總是充滿了朝氣,只要跟他相處過都可以感受到他那充滿了正面的能量。

局裡所有的人都來了,包括王分局長和所有同仁、坐著輪椅的陳守儒、警局裡打掃的阿伯、警局對面便當店的老闆夫婦,連五年前因為他們的趕到而獲救、現在已經長大的兩個女孩子都來了。

兩個女孩子對著梁一勳的遺照和一旁的陳守儒深深的鞠了一個躬。

「謝謝你們!因為你們,我們才得以安全的度過危機,否則我們或許不會活到今天……你們是英雄……你們永遠都是英雄!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的恩德!」女孩子們很真誠的說,聲淚俱下。

吳俊平凝視著梁一勳的遺體,久久不能言語,眼淚和鼻涕不斷的滑落。

梁一勳的妻子也安靜的在一旁不停地流著淚,剛滿四歲的兒子緊張的在一旁抓著母親的裙子,緊盯著眼前這個魁武的叔叔。

「那一天……他們接獲報案的時候,我也剛好在局裡……但是那時候我也接到其他的報案……」吳俊平全身顫抖著,「……如果我那時候有跟他一起去……」

「……我從幼稚園就認識他了……我……」吳俊平泣不成聲,「是我……建議他來當警察的……如果我當初沒有建議他的話……他也不會……我……」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吳俊平跪了下來,凶惡的臉現在一點也不凶惡了,只剩下極度的哀傷。

「不要這樣說……那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嗚嗚……」梁一勳的妻子哽咽,再也說不下去,小兒子完全不了解媽媽為什麼這麼激動,只是不停的緊緊抓著母親的裙子。

站在吳俊平身後的張毅升一句話也沒說,只是用他那漠然的眼神凝視這一切。

與其說是他看習慣了這種悲劇,不如說是他已經不想再承受這種哀傷。

xxx

吳俊平站在殯儀館外頭,平靜了許多,卻還是默默的讓眼淚繼續流著。

張毅升嘴巴上叼著菸,慢慢的從他身後靠近,伸手遞了一支菸過來,吳俊平接了過去,點燃。

「怎麼樣啊,小鬼,長大了點沒?」張毅升臉上的皺紋像是更深了,吐出了一大口菸,煙霧瀰漫在濕冷的空氣中。

吳俊平用力吸了一口菸,卻嗆得他猛烈的咳嗽。

「他媽的……」吳俊平吸了吸鼻涕,「……我真的無法接受菸味,而且……」

他又吸了口菸,這一次沒有嗆到:「原來這種哀傷是這麼的痛苦……」

「該哭的時候就用力的哭吧……」張毅升嘆了口氣,「……但是如果哭完了,就跟著我來吧,記得把槍帶著……有些『事情』還是一定要做的……」

張毅升說完就走進滂沱大雨之中,他那每踏出一步都散發異常堅定氣息的背影,訴說著這個背影的主人絕對不是一個對同仁死亡毫無感覺的冷血動物。

吳俊平用西裝外套的袖子抹了抹臉,把抽了兩口的菸拋進一旁的水漥,跟著踏入了大雨的籠罩。

「知道了,老大。」

xxx

兩小時後,城市西北區的暗巷。

手背上刺著一隻墨綠色蠍子的年輕人留著金黃色的長髮,正在倉庫裡搬著貨。

「嘿,兄弟啊,聽說你手上有『SKY』?」吳俊平從暗巷的另一頭陰影處發聲。

「你是誰?」金毛對這個無聲無息突然跑來搭話的人感到疑惑。

「呵呵呵……不認得我了嗎?」吳俊平從陰暗處現身,拿起掛在脖子上的警徽朝他晃了晃。

「幹!」

金毛把手上的箱子往吳俊平身上一拋,轉頭就跑。

兩人展開追逐,不過還不到巷尾就被吳俊平給追上,他從後頭一把抓住金毛的脖子,狠狠把他的臉往牆上撞了上去。

「別這麼心急嘛……」吳俊平把兇狠的臉湊到金毛眼前,「我長得真的有這麼可怕嗎?」

吳俊平把手伸進金毛的褲子口袋裡翻找著,掏出好幾包小塑膠袋,裡頭是白色的粉末。

「這什麼?」他把塑膠袋湊到金毛眼前,不等他答話就用柔道的技巧把他給重重的摔到地上。

金毛倒在地上痛苦的哀號著。

「不錯嘛,以前搞飆車砍人,現在玩起賣藥了,」吳俊平狠狠的往倒在地上的金毛肚子上踹了一腳,他痛得開始嘔吐,「五年前你跑得了,是因為你還沒成年受到法律的保護,加上法官搞『證據不足』那一套屁話,現在嘛……」

吳俊平又用力朝他胸口踹了一腳,:「……可總算讓我等到你成年了,首先呢,從身上搜出一級毒品『朝天樂』……」

吳俊平用力朝旁邊磚牆上來了一個頭錘,右邊額頭狠狠的撞上粗糙的磚塊,頓時血流如注。

「……然後待會兒我去驗個傷,就可以再加上拒補、襲警,你身上的傷也可以視做我的正當防衛……」吳俊平邪惡的笑了笑,舔了舔流到臉頰上的鮮血,「……再來,我轄區還有很多未破的竊盜、強暴案件,要不要我也順便加在你身上讓你去監獄享受一下呢?嘎?」

「救……命……誰來救救我……」金毛在地上爬行想逃走,被吳俊平用膝蓋抵著背部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這下子可懂得求救了啊?」吳俊平拔出了他的配槍抵著金毛的臉,「當年你們在圍毆我朋友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一天呢?」

金毛看到抵在自己臉上、黑黝黝的槍管,嚇得不敢亂動。

「你們殺了一個警察,又把他的搭檔打到癱瘓,你們真的那麼天真的以為我們會這樣算了嗎?」吳俊平眼神透露著瘋狂,在金毛耳邊狂吼,血滴到了金毛的臉上,「你真以為刑警都是廢物或是聖人嗎?」

「你……你是個警察啊!你不能這樣!」金毛怒吼。

「我現在在這裡一槍斃了你,將你載到深山裡挖個洞埋起來,永遠沒有人會知道你這個死毒蟲去了哪裡……即使你的父母運氣好,找到了你的屍體,他們也無法從你被打成肉泥的臉上確定究竟是不是你……」

「不……不要啊……救命……救……」金毛嚎淘大哭了起來。

「斃了你這廢物,晚上回家我照樣睡得安安穩穩的,甚至睡得更香甜……」吳俊平輕輕扣動著板機,「……永別了,死毒蟲。」

千鈞一髮之際,一個有力的手臂抓住了吳俊平的手腕,兩發子彈擊發,卡在金毛太陽穴旁10公分的水泥地面,金毛嚇得把身體蜷曲成一圈,不停的發抖。

張毅升緊抓著吳俊平的手腕,白了他一眼,似乎在說著:誰叫你真的開槍啊?

張毅升點起一支菸,用腳踩著金毛的頭:「死了沒?沒死的話就聽清楚了!」

年輕人一面發抖一面劇烈的點著頭。

「把你們『GILA車隊』的成員全部供出來,如果你轉當汙點證人指認五年前案發時在現場的人,我可以給你承諾讓你好過一點……另外還有『朝天樂』的上游是誰?交易地點、流程等等都給我從實招來……我或許會再給你一點甜頭……不過嘛,這也得看你的誠意……」張毅升用他一貫慢條斯理的語氣說,「……我可不保證下一次子彈不會從你的臉上打進去……」

金毛尿濕了褲子。

xxx

數天後,平山高中後門外。

「我是要來告訴你,我們掌握了新的線索了。」張毅升警官說。

侯遠能雖然沒有回頭,卻停下了腳步。

「我們上個禮拜逮捕了一個毒販,他所販賣的毒品是一種通稱『SKY』或叫做『朝天樂』的迷幻藥,據他所說,藥的來源是一個相當令人頭痛的新興宗教──『琉璃天』,他是他們的『腳』,也就是下游,專門幫他們兜售毒品的。」張毅升說。

侯遠能在聽到「琉璃天」的時候心中一凜:「難道警方也終於注意到他們了?」

「那個毒販是屬於一個飆車集團「GILA」的小混混,他們的LOGO是一隻綠色的蠍子,這你應該有聽過,在這一區很有名。」

侯遠能心想:「是『GILA』……原來『GILA』也跟『琉璃天』有關……」

「在我們的威脅利誘下,他供出了一個他們組織製造毒品的地點。」

「我們循線破獲了那個製毒工廠,逮捕了五名製毒工廠的嫌犯,經查都是『GILA』的成員。」

「除了搜出大量的毒品和毒品原料,還在其中一個房間裡發現了幾片燒錄光碟片。」

「我們原本以為只是普通的資料光碟,經過我們的的檢查之後也的確是一些製毒方面的資料檔案還有金錢往來數據之類,但是其中有一片……」

侯遠能屏住了氣息。

「你冷靜聽我說……其中有一片光碟的內容是影像檔,是用傳統攝影機拍出的影像,再加工轉成的數位影像檔。」

「它的內容是……嗯……『那一天』的畫面……」

「……是五年前的『那一天』……是兇手拍的。」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