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子夜的低語 2.EYES-BALL KILLER
子夜的低語
(Whispers at Midnight)
濯楊

2. EYES-BALL KILLER


大雨瀰漫著潮溼的氣息,一棟老公寓的樓下,一個男人直挺挺的站著。

他看起來約莫已經60歲以上了,但實際年齡大約只有55歲,他穿著一件陳舊到接近破爛程度的風衣,額頭上的抬頭紋深得嚇人,深色的皮膚、滿臉的鬍渣配上他原本就略顯混沌的眼神,更是加深了他整個人所散發出的陳舊感。

一個身材壯碩的年輕人正從對街的便利商店走了出來,他大約26歲左右年紀,生了一個看起來相當凶惡的面容,如果不是脖子上用鍊子掛著的警徽,很容易就會被誤認為是地痞流氓。

他留著俐落的小平頭,穿著寬大的白襯衫和便宜的黑色西裝褲,腳上光腳套著一雙廉價的皮鞋,他手上拿著兩罐便利商店買的易開罐咖啡,不打傘就這樣直接冒著雨跨過馬路向老人走去。

「小吳,什麼狀況?」老人一手插在口袋,一手接過了一罐咖啡。

「是的,毅升老大,據報是這棟公寓中的一戶人家發生了兇殺案,死者有四名……」小吳一面拍著身上的雨滴一面掏出隨身筆記本說,「……兩名大人,兩名小孩……」

「有小孩嗎……這一帶最近還真是……」老人酌了一口沒什麼質感的咖啡,「剛剛出門前才聽到附近河堤有飆車族鬧事需要警力支援的消息……結果現在這邊就有殺人案件……真是不平靜的夜晚啊……」

「啊……對了,似乎有一位『生還者』。」小吳看著筆記本補充道。

老人抬頭看了眼佈滿烏雲的天空,眼中散發一種冷淡,那似乎是一種把自己封閉起來的機制。

Xxx

小吳一手捂住嘴,連滾帶爬的從房間衝了出去,中間推開了好幾個警員和鑑識員,最後幾乎是用爬的爬出了大門。

他一出大門趴在地上狂嘔,把還沒消化完的晚餐一股腦兒的全部吐了出來。

「喂,小鬼,你還是一點進步也沒有啊,」老男人毅升慢條斯理的拉開警方的黃色封鎖線走了出來,站在他身旁點起一根菸,「再過幾年等我退休了之後你要怎麼辦?也是跟現在一樣每到一個現場就吐一次嗎?」

小吳吐得像是連胃都要被嘔了出來一般,吞吞吐吐的說:「……好……過分……連那麼小的女孩子也……」

「覺得不平還不趕快起來辦案!只會趴在地上吐有什麼屁用啊?」毅升輕輕踹了小吳一腳,「快起……啊……」

小吳抬起頭,看到一個身穿國小制服的男孩,約莫11、2歲左右,伸出來的手上拿了幾張衛生紙,作勢要遞給小吳。

「啊……謝……謝謝……」小吳接過了衛生紙,擦了擦嘴,「啊……你……」

「請問我今天可以去警察局睡嗎?」男孩的眼神充滿了不安,但是語氣卻平靜的反而讓人有些不安。

毅升那看似無神、迷濛的雙眼此時正緊緊盯著男孩的眼睛,輕輕嘆了口氣。

Xxx

「依犯罪現場而言,這是『EYES-BALL KILLER』的手法錯不了,跟前7次的犯案內容幾乎一致。」經過梳洗後,小吳換了件清爽的T恤,看起來精神多了。

但是只要一敘述案情,回想到那個畫面,他就感覺胃部又在翻滾著。

小小的會議室裡面,擠了將近二十個專案調查員,小吳的右手不斷的搔著自己的後腦杓,這是一個他掩飾心中不安的習慣,他在心中告訴自己:撐著點,別在大家面前出醜!

「一、在制服受害者之後,先殘忍的將受害者的眼珠挖出,再施以暴行,慢慢凌遲致死;二、神經質的破壞犯案所在處的所有物品,大如電視機、電冰箱,小如畫作、花瓶、擺飾等,那是一種精神上的表現,這也可以算是兇手的一種內心特質;三、現場雖然總是凌亂,但是從來沒有留下任何線索,這代表兇手其實是很冷靜的在犯下這些看似激動的行為……」

「……等等,等等,這些我們都知道了,可不可以抓重點說阿,吳俊平偵查員?」王分局長的光頭閃著油光,小小的眼睛緊盯著眼前外號「小吳」的吳俊平,他揮了揮手,打斷了他的敘述,「這次第八起『眼球殺手』的殺人行為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

小吳又用力搔著自己的後腦杓,正準備開口,卻見坐在王分局長旁邊的毅升組長闔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氣。

雖然小吳和毅升兩人才搭檔半年,但他了解這個動作,那代表毅升組長打算插話了。

「『眼球殺手』……」毅升組長嘴巴上叼著一支有褐色濾嘴的香菸,闔上眼睛,接著說到,「……在過去的犯行中,從來沒有拿取過犯罪現場的任何東西……一次都沒有,過去七次犯罪的現場的物品雖然都被破壞殆盡,但是沒有任何東西有少……我們的人每一次都有施以精密的搜查¬,但是沒有一次有任何東西有少……這是相當罕見的……也就是說,他沒有許多變態殺人犯會有的『拿取紀念品』的行為……這是第一點。」

毅升組長頓了頓,將王分局長桌上的馬克杯移到自己前方,然後把菸灰往裡面彈,其他的調查員見了這個畫面,每個人都露出憋笑的表情。

王分局長嘴角抽動卻沒有說話,死盯著這個跟自己同梯、卻始終升不上來的張毅升組長,雖然兩人很早就看不對眼,但是他強悍的辦案能力卻讓身為上司的王分隊長也奈何不了他。

「第二,過去的七起犯行雖然都很凶暴、殘忍,但是卻從來沒有和一件事情扯上關係……那就是──『性』。這一次犯行是這可知的八次裡面唯一一次有跟『性』扯上關係的,兇手在原本計畫好的犯案過程中,強暴了一個未滿六歲的女孩……」他停頓了一下,似乎相當不滿意這個事實,又將菸灰用力彈進王分局長的杯子裡,「這是他計畫好的嗎?還是臨時起意的呢?這一點將會是關鍵……而且他打破了『將所有人的眼球挖出來』的慣例……這女孩……是至今39條人命中唯一一個眼球沒有被挖出來的人……」

「依過去的經驗,這種偏激的暴力犯行,十之八九會跟『性』扯上關係,但是『眼球殺手』從來沒有……還記得第二起事件嗎?七個年輕的女大學生在宿舍開生日PARTY,她們每一個人都被扒光並且肢解,但她們的眼珠依然都被挖了出來,也沒有遭到強暴……從過去的犯罪現場中可以看出來,『眼球殺手』其實是非常非常冷靜的在執行他的『殺人事業』的……」

「……試著去思考……就唯獨這一次,他非但沒有將眼球挖出,還第一次在犯行的過程中加入了性愛……」

「……這其中一定代表了什麼。」毅升組長斬釘截鐵的說,這時才睜開了眼睛,並且又順勢在馬克杯裡彈了一下菸灰。

王分局長跟毅升組長就這樣盯著彼此沉默著,小吳用力搔著自己的後腦杓,轉頭看看王分局長又轉頭看看毅升組長。

「好吧,」一分鐘後,王分局長嘆了口氣,「我就再多調派幾個人力給你,這次一定不能再讓那個混蛋給跑了……上面盯我盯很緊,你們在還沒抓到『眼球殺手』這個混蛋前都別想休假了!」

會議室內的調查員們原本憋笑的臉瞬時成了苦笑。

xxx

凌晨3點32分,警局辦公室仍然亮著燈。

毅升坐在辦公桌前,喝著沒有味道的冷咖啡,不斷的翻查過去的資料還有這次案件的資料,想要找出些什麼蛛絲馬跡,卻怎麼也找不到。

剛從犯罪現場回來的小吳走進門,又是不打傘的渾身濕透。

「唉……搞什麼啊……」小吳伸了個懶腰,「對『眼球殺手』的側寫中,明明就可以很明顯的得出這次的犯行有著與以往不同的地方,可能會有些異常的情緒悸動或什麼的有的沒的……但我怎麼還是什麼蛛絲馬跡都找不到?犯案現場『乾淨』的像什麼一樣!連一根屬於外來的毛髮都找不到!」

毅升組長點起一根菸。

「我整整在犯罪現場翻找了5個小時耶!5個小時!」小吳又用力搔著後腦杓,像一隻在甩水的流浪狗,「整整5個小時我都在克服想吐的慾望……」

說到這裡他停了下來,看起來似乎又想到什麼讓他想吐的回憶了。

毅升看起來似乎也很懊惱,用力吸了一大口香菸。

「證據又不會長翅膀飛走……可惡……我到底還漏掉了什麼?」小吳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懊惱的說。

這時毅升突然將手上的菸用力的插進煙灰缸裡,冒出了些許火花,並且闔上了眼睛。

小吳被他這個舉動給吸引了注意力,他心想:難道老大想到什麼新想法了嗎?

他安靜的在一旁等待著毅升,幾分鐘後,毅升才睜開了眼睛。

只見毅升也學小吳伸了個懶腰,語帶輕鬆的說:「那個……侯小弟呢?案發之後的這三天來他好像都還是睡在我們警局對吧?」

「呃……是啊,他在交誼廳,你要找他問話嗎?」小吳問。

「不……之前徵詢的時候他一句話也不說,連筆錄都是用寫的給我們……」毅升若有所思的說,「……目睹這樣的事情對這樣年紀的小孩來說打擊還是太大了,我想我們不要再去打擾他好了。」

「是。」小吳簡短的說。

「呼!阿平啊,你也回家去梳洗一下,稍微睡一些吧,一大早還要簡報呢。」毅升大大吐了一口氣。

「啊……是……」小吳又抓了抓自己的短髮,「那老大你勒?」

「我把這杯咖啡喝完就走。」毅升朝小吳揮了揮手,「去吧去吧,記得早上別遲到。」

小吳簡短應了聲,就往外走了出去。

等小吳走了之後,毅升拿著馬克杯站了起來,走到廁所把杯裡剩下的咖啡全數倒進洗手臺。

他悄聲的走到交誼廳門口,輕輕拉開了大門,只見咖啡色的皮製沙發上,一個瘦弱的男孩蓋著薄薄的被單,正瑟縮在一角。

男孩看似睡得很沈,臉上的表情卻一點也不平靜,佈滿了哀傷與沈重。

毅升30年來的刑警生涯,看過了太多平常人一生都不會看到的場面,他一向迷濛無神的雙眼是一種習慣性的保護機制,讓自己淡然的看著每天每天發生的一切,保護自己不要因為過多的情緒而無法繼續生活。

此時毅升的雙眼,卻散發著大量的哀傷,緊緊盯著沙發上那似乎正作著惡夢的男孩。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