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在雨中跳舞 5.Black Hole
在雨中跳舞
(Dancing in the Rain)
濯楊

5. Black Hole




睜開雙眼,眼前一片灰暗,只有一盞小小的燈泡掛在半空。

劉扉感覺頭還是很昏,但還是勉力坐起身,花了一段時間才讓自己的眼睛適應了黑暗,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張乾淨的單人床上,旁邊有一個附了鏡子的衣櫃。

劉扉發現鏡子中的自己是如此的狼狽不堪。

「妳終於醒了。」

劉扉把頭轉向一旁,只見一個身著斗篷的人正坐在房間角落的椅子上,雙手抱胸、翹著腳,身影瑟縮在黑暗中,斗篷帽簷下應該為臉的部份盡是一片闃黑,像是深不可測的黑洞,讓人看不清他的樣貌。

她環顧四周,發現這裡是一間再普通不過的房間。

「別擔心,妳安全了。」

劉扉感覺那個人的聲音悶悶的,像是戴了口罩,一瞬間她甚至以為自己身在醫院裡,但是四周黑暗的感覺卻又讓她感到疑惑。

「……簡單來說,妳的母親雇用了我來保護你們的安全,別擔心,來追你的人全部都被我擺平了,呵呵……」不知道為什麼,斗篷人的笑聲透露著些許快意。

「媽……我的……母親呢?」劉扉緊張的環顧四周,「她怎麼不在?」

「她死了。」

「!?」

「她死了,內臟被子彈擊碎造成的嚴重內出血,我到的時候她已經沒有氣了。」

「什麼……」劉扉說,「你……在開玩笑嗎?」

斗篷人沒有說話。

「明明……還好好的啊……」

「誰叫你要在街上亂晃,她也是為了要保護妳,這都是妳造成的。」

劉扉聞言,沒有多想,從床上一躍而起用盡全身的力氣往斗篷人揮出一拳,斗篷人左手輕輕一抓,劉扉的手臂緊緊的被箍住,斗篷人一甩,劉扉整個人朝後跌坐在地上。

劉扉被摔在地上,反而冷靜了些,雖然不甘心,但是眼前這個人講的其實沒有錯。

「為什麼……我不聽媽媽的話低調點呢……」跪坐在地上,眼淚滴落在她的手背,「為什麼……可惡……」

「接受這個事實吧,過去的事情已經無法改變了。」

劉扉蜷曲在地板上流著眼淚,像個散掉的人偶。

「這麼軟弱的拳頭,打不倒任何人哦。」斗篷人說,「起碼要做到這樣……」

劉扉只感到臉前微微的一股風壓,什麼都沒有看到,額頭前的一小段瀏海安安靜靜的被截斷,飄散了開來。

「如何?」斗篷人說。

劉扉微微的發著抖,感到眼前這個人散發出異常的魄力,如果剛剛他是來真的,自己的頭應該已經不在脖子上了……

就像是一道黑色的光,吞噬一切般的令人懼怕。

劉扉看著自己細瘦的手腕:「可惡……真恨我沒有力量……」

緊握拳頭,腦海中母親身上滿是血漬……

幾乎不認識的父親那沒有溫度的眼神……

同父異母的哥哥姊姊們的趕盡殺絕……

可惡……可惡……可惡……

「我……」劉扉用額頭撞擊著地板,牙齒咬破了嘴唇,「……我要殺光他們……」

劉扉的面色蒼白,聲音冷冰冰的相當鎮定。

「……一個都別想逃……我要他們付出代價……」

劉扉眼神中的光亮逐漸散失卻異常的堅定,像是某種元素充斥其中,替換掉了原本的光芒。

不論是好是壞,這是擁有相對強大的覺悟才會有的眼神。

「嗯……」斗篷人發出了讚嘆的聲音,「……這個眼神不錯……」

「喂,你……你說你是我母親雇用的人……」劉扉說,「你是……殺手嗎?」

「這麼說也算是通啦……不過我是不那麼喜歡這麼稱呼自己的。」斗篷人伸出食指搖了搖。

「無所謂……既然如此……我要雇用你。」

「我不是什麼案子都接的哦……要看案子的內容,還有……妳自身『覺悟』的程度。」

「請將我的哥哥和姊姊……」劉扉不理會斗篷人的話語,雙眼直視他,眼睛眨也沒眨一下,「……全部殺光。」

「哼……即使做得到,那又怎麼樣呢?妳的心理會比較好過一些嗎?」

「我……沒有了她,我也不會再是我……,我只是做我認為我應該要做的。」

「妳的母親會希望你這樣做嗎?」

「我知道她會諒解的……」劉扉咬牙切齒、面色猙獰,但是眼淚卻不斷的流下,「而且就我所知,我大概是全國最有錢的少女了……如果你辦得到,我可以全部都給你……如何?」

沉默。

幾分鐘後,斗篷人才發出「喀喀喀」般的怪笑。

「呵呵喀喀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好……」斗篷人散發出的壓迫感突地劇增,讓劉扉不自禁打了一個寒顫,「……如此毫不猶豫的跟『惡魔』簽訂契約,不錯不錯……」

劉扉覺得斗篷人似乎是在開玩笑,想客套的笑一下,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我本來就沒有打算要抽手的意思,這麼有趣的案子我絕對會做到底的,而且照現在的情勢,妳應該也沒辦法擁有自由,也就是要跟著我生活……」斗篷人說,「妳確定妳要這麼做?」

劉扉吞了口口水,雖然稍微遲疑卻堅定的點了點頭。

「……這將會是一條佈滿了荊棘的不歸路……」斗篷人一面怪笑一面說,「沒時間流眼淚了,快把眼淚擦乾……」

劉扉用力抹了抹臉。

「很好,讓我們開始吧……」劉扉清楚的感覺斗篷人那看不清的面容正在笑。

「我準備好了。」她感覺自己的聲音不太像是自己的。

劉扉沒有察覺,自己鏡中的倒影,那眼神似乎也隱隱散發著黑色的光茫。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