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在雨中跳舞 3.“I Feel the Light Betray Me.”
在雨中跳舞
(Dancing in the Rain)
濯楊

3. “I Feel the Light Betray Me.”




大雨逐漸消散,餘下淺淺的細絲,天空看起來仍然十分的灰暗,雨水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止歇。

劉扉一個人躲在校園五樓最角落的女廁所裡,身體倚靠在有香菸燻燒痕跡的乳白色磁磚上,用靠近天花的氣窗觀察著天空的顏色。

「最近要小心一些,外頭比較不平靜。」劉扉回想著媽媽說的話,「保持低調,事情很快就會過去了……」

那時媽媽的表情雖然在笑,但是那個笑容後頭藏了許多的苦悶,這一點她倒是知道的。

媽媽的那個表情從小到大已經看過了無數次了。

如果……可以離開這個城市就好了,這座冰冷、潮濕、陰暗、彷彿處處有著腐屍蟲爬行著的爛城市。

我一點也不喜歡這裡,她想。

「……離開這裡。」她看著自己蒼白又細瘦的手臂,輕輕嘆了口氣。

我想要去無時無刻充滿陽光的地方,她想。



xxx




一個小時過去了,天空終於放晴。

她看了看錶,發現已經是下午第三堂的上課時間了,劉扉很輕易的躲過學校老師的視線,從學校操場旁的垃圾場溜了出來。

「難得放晴,我才不想待在教室裡。」她心想,「去西區的商店街走走吧……」

她將書包斜背著,一邊享受著這城市難得的微弱陽光一邊慢慢的踱著。

才剛走了沒幾條街,遠遠的望見對街轉角處有許多身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正往自己的方向瞄著。

劉扉認出那裝扮是媽媽公司裡頭保鏢的制式西裝。

路口的綠燈亮了,黑西裝客成群的從街角一窩蜂湧上。

「六、七……十、十一人……」,劉扉認為這看來絕非常態。

終於,開始了嗎?媽媽所謂的「不平靜」,她心想。

看那群大陣仗跨過馬路而來的西裝客,這次跟以前很不一樣……

「算了……就這樣結束也好……」她喃喃的說,臉上露出哀傷的表情,在人行穿越道上站定了身子。

當頭的保鏢來到劉扉身前,冷哼一聲,二話不說地伸手朝她手臂抓去,與此同時,劉扉右手從書包裡掏出了一個小型的電擊棒往西裝客伸過來的手臂上戳下去。

西裝客猛的震動了一下,發出滑稽的嚎叫,跌了個狗吃屎,趴在地上顫抖。

「……騙你的。」劉扉頭也不回的往另一方向拔足狂奔。

準備多時的防身用具終於派上了用場,劉扉手心冒著汗,也不知是緊張還是興奮。




xxx




女孩身穿白色制服和水藍色白褶裙,濕透的黑色長襪包裹著纖細的雙腳,咖啡色皮鞋在飄著細雨的柏油路上不斷地踩踏著。

「就這樣一口氣逃離這裡吧……」劉扉在心中想著,一面大口大口喘著氣,「……一口氣擺脫這所有的一切……」

「……這一切……一切……」

……

「你知道媽媽為什麼幫你取名叫做『扉』嗎?」媽媽蹲在滿臉淚痕的自己身前,身上的衣服儘是別的小孩的腳印,媽媽輕輕撫摸著自己的頭髮,「那是因為啊……媽媽相信妳總有一天會找到那扇通向自由的門扉……妳一定會擁有快樂的人生的……」

「哼……要不是妳把我生了下來……我也不會有這種從出生就沒有自由的人生……」眼淚不自禁的流了下來,當時才國小的劉扉對著媽媽大吼,「……我只是想跟別的小孩一樣!我不想被人欺負!我想交朋友,但卻連一個朋友都沒有……我恨妳……我恨妳!」

……

劉扉清楚的記得當時媽媽的表情,就像是胸口有什麼東西被捏碎又被注入了漂白水一般,異常的痛苦。

想起了自己的媽媽,奔跑中的劉扉突然感到鼻頭一酸,也不知怎麼的眼淚一下子就混合著臉頰上的雨水流了下來。


「難過的時候,就出去走走,尋找陽光的所在吧,」媽媽的聲音雖然還是一貫的像個女強人般冷冰冰的,但卻隱隱透露著一種溫暖,「……不論這城市有多麼喜歡下雨,陽光總是會露面為我們帶來溫暖、包容我們的……」

從來沒有感受沐浴在陽光之下的感覺,從出生以來就只能生存在陰暗的地方,見不得光。

屬於我的門扉究竟在哪兒?那充滿希望、包容我的光芒又在哪兒?



眼前出現了一個穿山的小隧道,大小只容得下兩輛汽車勉強的交會,平常幾乎沒有什麼人或車會行經這裡,陰冷的天氣讓隧道裡頭更顯潮溼。

穿過這座隧道後再步行約十分鐘,就會來到中區火車站,是這個城市西南邊的一個和其他城市相交的通道。

「就從那裡隨意跳上一輛火車,離開這裡吧,」她在隧道口前停了下來,喘著氣,「只要能離開這裡,到哪裡都可以重新開始。」

踏入隧道,劉扉沒有減低速度,像個亡命之徒般奮力的奔跑著,即使她沒有真的做錯什麼事。

愈是靠近隧道中心,四周就愈見陰暗,隧道另一頭的光芒卻愈加顯眼,似乎在向她招手。

「來吧……全新的世界正等著妳……」那光芒似乎這麼輕聲說著。

劉扉嘴角露出了難得的淺笑。

對不起,媽媽,我要去尋找我的自由了,她想。

眼前一黑,不知從何而來的彪形大漢像座山一般突地阻擋在劉扉的前方,劉扉止不住勢頭,直接撞在大漢的身上。

「西裝!?不妙……」劉扉摸到眼前男子的領帶。

大漢手掌一握,輕而易舉的掐住了劉扉的脖子,將她舉了起來,用力的將劉扉的頭壓在隧道的水泥牆上。

劉扉拼命的掙扎,雙手用力的槌打大漢的手,卻無法撼動分毫,大漢帶著看戲的表情欣賞著眼前痛苦的女孩子,用舌頭舔了舔嘴唇。

「小鬼就是小鬼,太天真了……大老闆早就提醒我們守住各方向出城的要道了……」大漢的眼神猥瑣,盯著劉扉。

劉扉看到大漢不懷好意的噁心面容,豁盡全力往前胡亂踢一通,剛好一腳用膝蓋頂到了帶頭大哥的下巴。

大漢一怒,用力將劉扉高舉起來,重重的往堅硬的水泥地面一摔。

劉扉的頭重重的摔到了水泥地面上,發出了一聲慘叫,受到重擊的腦袋昏眩地讓她爬不起身,在地上掙扎著。

「哼,這個死小鬼……反正大老闆也只說要讓你活著,可沒說不能讓你受傷……嘿嘿……」大漢露出邪惡的笑容,蹲下來伸手往劉扉的制服上抓去,「……哎,你們去外頭把風。」

大漢身後兩個穿著同樣制式西裝的男子對看一眼,知道眼前這個帶頭的組長老毛病又犯了,也知道勸他是沒有用的,只好摸摸鼻子走了出去。

劉扉從即將闔上的眼縫中,看見眼前透出光芒的隧道口彷彿愈離愈遠。

在昏過去的那一瞬間,劉扉有了一種「連光也背叛了我」的感覺。



xxx




那個男人的眼神一點溫度都沒有。

媽媽究竟是喜歡他哪一點?

為什麼媽媽會喜歡這種男人呢?

我緊緊的抓著媽媽的長裙,這時才突然發現媽媽好像很少這麼穿,每次都只有跟爸爸和我出來的時候才會如此打扮。

他的眼神彷彿透露著從來沒有喜歡過我的存在。

「爸爸」?「父親」?我實在是不了解這幾個詞彙的意思。

她牽著媽媽的手,而那裡似乎是這個男人唯一有溫度的地方。

說不上來這個男人對自己究竟有什麼意義。

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呢?

為什麼呢?




xxx




砰!

「離她……遠一點!」

砰!砰砰!

「妳……怎麼找到這……」

砰砰!砰!

「妳……賤貨……我的肚子……啊啊啊……」

砰!

四周又陷入沈默。

「那是什麼?是鞭炮的聲音嗎?」

「我……還活著?」

「怎麼突然安靜了下來?」

許多的疑問喚回了劉扉的意識,用力睜開了眼睛,媽媽正用手帕按著她頭上擦傷的傷口,另一隻手上握著的手槍仍在冒著煙。

「還能站嗎?」媽媽喘著氣,臉上沒有什麼特殊的表情,無視她身後倒臥在血泊中的三人,彷彿那只是路邊的雜草一般。

劉扉的頭還是昏沈沈的,搖搖晃晃的爬起身來,瞥眼看到剛剛的大漢正趴在地上,後腦上多了一個大洞。

劉扉看著媽媽,好幾秒後才確定這不是夢,想起想拋下媽媽逃跑的自己,鼻頭一酸,眼淚鼻涕一股腦兒流了下來,用力給了媽媽一個擁抱。

「好了好了,不哭……」媽媽輕輕的撫摸著劉扉的頭髮,「這裡好黑,媽媽帶妳離開……」

劉扉更是「哇」的一聲嚎啕大哭了起來。



<待續>


注:“I Feel the Light Betray Me.”一句原出處為知名樂團”LINKIN PARK”的曲子:”Papercut”

我非常喜歡這首曲子,本章是邊聆聽這首曲子邊完成的。



Linkin Park - Papercut lyrics
Why does it feel like night today?
Something in here's not right today.
Why am I so uptight today?
Paranoia's all I got left
I don't know what stressed me first
Or how the pressure was fed
But I know just what it feels like
To have a voice in the back of my head
It's like a face that I hold inside
A face that awakes when I close my eyes
A face watches every time I lie
A face that laughs every time I fall
(And watches everything)
So I know that when it's time to sink or swim
That the face inside is hearing me
Right underneath my skin

It's like I'm paranoid lookin' over my back
It's like a whirlwind inside of my head
It's like I can't stop what I'm hearing within
It's like the face inside is right beneath my skin

I know I've got a face in me
Points out all my mistakes to me
You've got a face on the inside too and
Your paranoia's probably worse
I don't know what set me off first but I know what I can't stand
Everybody acts like the fact of the matter is
I can't add up to what you can but
Everybody has a face that they hold inside
A face that awakes when I close my eyes
A face watches every time they lie
A face that laughs every time they fall
(And watches everything)
So you know that when it's time to sink or swim
That the face inside is watching you too
Right inside your skin

It's like I'm paranoid lookin' over my back
It's like a whirlwind inside of my head
It's like I can't stop what I'm hearing within
It's like the face inside is right beneath my skin
It's like I'm paranoid lookin' over my back
It's like a whirlwind inside of my head
It's like I can't stop what I'm hearing within
It's like the face inside is right beneath my skin

The face inside is right beneath your skin
The face inside is right beneath your skin
The face inside is right beneath your skin

The sun goes down
I feel the light betray me
The sun goes down
I feel the light betray me
The sun goes down
I feel the light betray me
The sun goes down
I feel the light betray me

It's like I'm paranoid lookin' over my back
It's like a whirlwind inside of my head
It's like I can't stop what I'm hearing within
It's like the face inside is right beneath my skin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