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Still in the Green Zone 23. 「一起來吧!」
Still in the Green Zone

23.「一起來吧!」


這種被寒冷給包覆住的感覺,在習慣了之後其實也沒什麼,甚至感覺還不賴。



我分不清前後左右,身體像是在無重力狀態下漂浮。

河中急速流動的是灌注了大雨的狂水,用力地纏繞著我的身體,將我拖向深處。

我盡全力的游動著,但手腳使出的力卻像是填入了虛無。

我感覺大量的水正不斷的侵入我的身體,跳入河水中時被震盪到的腦子昏沈沈的,模糊的意識更讓我加深了放棄的念頭。

「嗯……我到底在堅持什麼呢?想不起來……算了,就這樣吧……」我放鬆了身體。

……?

深水的漆黑之中,突然伸出了一隻手抓著我的領子,死小鬼的長髮遮住了他一半的臉,在我的下方漂浮著。

「我就說吧……」他的聲音竟異常的清晰,長髮在水中飄散的亂七八糟,「……習慣了之後其實是很舒服的。」

我像是被雷打到一般的全身抽搐,張開嘴巴尖叫,聲音被河水給吞食,只噴出了好幾團氣泡。

「沒錯……就這樣吧……」我感覺他的手抓得更緊了,「……來吧。」

我一面尖叫一面拼了命的想要遠離他,四肢亂竄的模樣完美的展現我的慌張。

喝了太多水的我感到身體很沈重,胸口像是要裂開一般,但我還是奮力的揮動我的四肢,想要逃離那個死小鬼的笑臉。

「一起來吧……」他笑瞇了眼,掐住我的脖子。

「……!」我的聲音依舊被水給吞食,不行……到極限了,沒有氧氣了……

千鈞一髮之際,我的口鼻終於突破了水面,我一邊因為恐懼而無意義的豪叫一邊用力的深吸了好幾口氣。

河水劇烈的濕冷瘋狂地從我的皮膚刺入,直深至骨。

我一邊劇烈的顫抖,一邊揮動著我幾乎失去知覺的四肢,努力的往河岸邊游去。

當我的指尖終於觸碰到河岸邊的泥土,我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把自己拉上岸,像個蚯蚓一樣的用下巴和膝蓋在泥土爬行著,努力讓自己遠離河水。

我趴在河堤旁的雜草上,耗盡了氣力,無法動彈,全身冰冷的像不是自己的肢體一般。

好想睡……

我一面想一面閉上了眼睛,趕緊用力用牙齒咬了自己的下嘴唇一口,將自己的意識從逐漸墮落的深眠中拉回。

我睜開了眼睛,發現死小鬼蹲在一旁,用掛著微笑的臉凝視著我。

我用顫抖的手伸進隨身腰包裡找尋著我裝著「Midazolam」的藥盒。

我打開藥盒時,裡面流出了參著砂土的河水。

我身上的「Midazolam」全部都溶解了……

「這……」我盯著藥盒沉吟著,「……也未免太慘了些,awesome……」

我咬緊牙關操縱著濕冷的軀體站了起身,盡全力忽略跟在我後方哼著歌晃來晃去的死小鬼,認清了醫院的方向,步履蹣跚的走著。

呼……現在不是休息的時候,我得在FIXER那些渾球之前趕到醫院……

我的身體雖然已經沒有像剛剛那麼痛苦了,但是體力幾乎已經消耗殆盡,意志力與身體正在拔河。




當我終於在大雨中看到醫院慘淡的燈光時,我更是加緊了腳步。

這間醫院比我常去的那間醫學中心等級的來得小了些,稍嫌陳舊的灰色建築讓人有種陰森又絕望的感覺,或許明明就是早晨卻陰冷濕暗的天空加深了這種感受吧。

我直接從急診室的大門走了進去,我聽見死小鬼在我身後說:「哇,這裡可能沒有你要的藥哦。」

「閉嘴,混蛋。」

「嗯?」一個微胖的護士推著病歷車,用狐疑的眼光盯著我,「……先生你……需要幫忙嗎?」

「啊……不,我……」我現在才想到我全身濕透又沾滿了泥巴的狼狽樣,「……請問廁所在哪裡?」




我以「想先上個廁所」的理由趕緊逃離現場,尋找升降梯的時候發現了一台販賣零食的販賣機,用身上的零錢買了一條巧克力棒,狼吞虎嚥的兩口就吞了下去。

吃完了巧克力,我立刻感到體力有些的回復,真不愧是熱量補充界的聖品。

清晨的醫院空蕩蕩的,我輕易的就來到電梯間,走進一個空著的電梯,按下「9」的按鈕。

想拿起手機確認一下BOSS傳來的簡訊才發現我的智慧型手機也跟著剛剛的「Midazolam」一起和河水融合般地陣亡了。

嗯……應該是「986」房吧?我應該沒記錯。

我從腰包裡掏出阿能的甩棍藏在身後,一面心想還好甩棍遇水不會溶解,一面做好電梯門後有敵人的最壞打算。

電梯上升的時間像是被拉長,電梯門「叮」的一聲打開時,我感到自己身上滿是汗水。

電梯廳裡空無一人,我把甩棍藏在身後,踏了出去。

經過護理站,瞥眼一看裡頭亦是一個人都沒有。

雖然是清晨,但應該會有護士在值班才對啊……

窗外依舊是昏暗的細雨,室內閃爍的日光燈給我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緊緊抓著甩棍,往前走著。

「976」……「980」……「983」……

到了……「986」號房,我輕輕悄悄的把房門打開,走了進去。

病房裡頭只在床頭上開了一盞小燈,黑漆漆的,這是一間三人房,但是只有兩張床上有睡過人的痕跡,靠走廊的這張床似乎是空的。

一張床的床頭上放著一個相框,上頭是一個看起來五六十歲的婦人環抱著兩個小學年紀模樣的小孩。

另一張床旁沒有什麼東西,只有一個運動型的橘紅色旅行包和一個皮製的黑色袋子躺在地上。

人呢……為什麼一個人都沒有?

我趕到相當困惑,難道……我晚了一步嗎?

我緊張的走出了病房,長長的走廊像是有著白色體腔的昆蟲內臟,放眼望去盡是一片漩渦般參著綠水的深白色。

正當我躊躇著下一步該怎麼做時,我發現走廊的另一端傳來了一些聲響。

「在那裡……」我一邊心想著一邊運起了「場域」,輕聲的往走廊的那端靠近。

越是靠近走廊盡頭的轉角,微微的聲響越是增大,似乎有不少人在那兒。

我背靠在轉角旁的牆壁上,闔上眼深吸了一口氣,額頭冒著冷汗,吞了口口水。

我大大的吐了口氣,雙眼一睜,將甩棍橫在胸前,大踏步的從轉角轉了過去。



醫院的交誼廳裡,方小姐正抱著一把原木顏色的吉他,形狀和之前邋遢鬼拿的電吉他不太一樣,聲音聽起來似乎也柔和許多,我想這應該是所謂「空心吉他」一類的樂器吧?

她坐在病院交誼廳的沙發上,張著嘴哼著,左手輕輕撫著吉他的琴頸,用右手大拇指很輕鬆的撥著弦,身邊圍繞了很多病患和護士,正陶醉在她的歌聲中。

病患有的坐著輪椅,有的杵著拐杖,值班的護士小姐手上抱著病歷圍繞著她。

她臉上洋溢的甜美笑容,透露著她是如此深愛著歌唱,好美……我一面把這極致的美景刻畫在我的腦海裡,一面再一次的「打開」了我的耳朵,打從心底感受她的嗓音。

些微的吉他聲響襯托著她獨特又細膩的歌聲,少掉了之前邋遢鬼和教官在一旁製造的那些噪音干擾,來得更真誠、更觸動人心了些。

她就像是一個來到凡間的天使,正努力用自身的存在讓病痛的人們感受不到痛苦。

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一種暖洋洋的幸福滋味,外頭下的雨彷彿已不再重要,濕冷的城市早已充滿了生機。

是啊,這一刻,一切都不再重要。

如此的溫暖,如此的和煦,壓在身上的一切苦痛都像是注射了無重力的解藥,消逝的無影無蹤。

晴空萬里的沙灘,被太陽曬得熱滾滾的黃沙燒灼著我的腳底,我微微張開了雙臂感受著前方清新的海風,方小姐雙手背在背後,在藍綠色的清澈海水上漫步著,在經過我前方的時候,轉頭對著我笑了笑,身體一邊旋轉一邊輕輕的跳躍著往海水中走去,她的俏麗像是正在對我說:「來吧!一起來吧!」

手肘搭在我肩膀上的死小鬼睜大著眼睛,笑了,他的身形逐漸瓦解在空氣中。

在她嗓音結束的瞬間,我感覺那個炙熱的沙灘和清新的海風也跟著消散,從那無垠的海平面前墜落回現實……醫院外頭的雨聲依舊,日光燈管仍然散發著冷颼颼的白光。

一曲演奏完,所有人都保持著靜止的模樣,像是依舊沉浸在歌曲的氛圍中,一時無法跳脫。

幾秒鐘後,大家才鼓起了掌,我不自覺的也跟著拍起了手。

我發現我的眼裡滿是淚水。

好想再聽下去……一直一直的聽下去……

……但現在時間緊迫,不能再耽擱了,我心想,準備直接跟方小姐接觸,至少要先離開這裡。

但要怎麼做呢?

當我正思考著時,一個男子從我身旁大跨步而出,直往方小姐處走了去。

我定睛一看,發現那正是不久之前遇過的邋遢鬼。

他穿著防水的皮衣,上頭溼漉漉的,似乎和我一樣也淋了些雨,從長褲的水漬上來推測,應該是冒雨騎著他的重型機車來的。

看來被鐵鍊男丟出去後並沒有什麼大礙,真可惜……

「不好意思,我想和我女朋友說點話。」邋遢鬼對著群眾說,他的聲音比我想像中來的稚嫩,與他的外型極不相稱,有些短命的刻薄感。

護士小姐和其餘的病人熙熙攘攘的散了開來,只有我依舊站在走廊上盯著他們。

「喂,」邋遢鬼說,「走了。」

「你……你來做什麼?」方小姐剛剛的甜美笑容消逝殆盡,我凝視著她的臉,上頭取而代之的是些微的驚恐。

我這時候才意識到方小姐的額頭上纏繞著繃帶,是了……據之前「教官」所說,方小姐似乎是因為遭到邋遢鬼的攻擊才會在醫院的……

想到這裡,我的雙拳緊握,更是無意識的加重了眼睛上「場域」的力道。

「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再彈那種無聊的音樂了……」邋遢鬼左手一把抓起她的手,「……這世界只有我的音樂才是王道……妳只要好好的跟著我就對了……」

方小姐沒有說話,原本甜美的臉龐扭曲著,正用力的想要掙脫邋遢鬼手掌的拘束。

「……別再彈那些軟趴趴的垃圾了……」邋遢鬼的惡意完全浮現在他的表情上,「……不要讓我說第二次,快……」

邋遢鬼話說到一半停了下來,像是對方小姐的抵抗感到不耐,右手臂突的在空中揮動了一下又在最後一刻收住了勢頭,從其姿態看起來像是原本想要甩出一個巴掌又硬生生的收住了。

方小姐猛的瑟縮了一下,手臂反射性的護著頭臉,原本拿在手上的空心吉他就這樣「崆」的一聲跌落至地上。

她緊張的趕緊跪到地上,捧起了吉他檢查著是否有摔傷。

她的神情驚恐、發著抖、眼中的眼淚流了下來。

「給你五分鐘,我在樓下等妳。」邋遢鬼轉頭就走。

他經過我的時候連看也不看我一眼,忽視了我無法遏止而展露在臉上的咬牙切齒。

我凝視著方小姐跪在地上抱著吉他啜泣的背影,心中打定了主意,轉身跟著邋遢鬼的身後走著。

他一路走到了電梯廳,走進一輛打開門待命著的空電梯。

「慢著!」我大喊。

「嗯?」邋遢鬼從電梯裡朝我挑了挑眉。

我一把用力撐住了電梯門一面跨了進去,說:「我也要下樓。」

他不耐的白了我一眼,按下了電梯1樓的按鈕,門關了起來,電梯緩緩下降。

靠近邋遢鬼才發現其實他沒有我想像中來得那麼高大,和我差不多高而已。

我想起方小姐的歌聲和他額頭上的繃帶,雙手緊緊的握著拳。

「為什麼……你那麼討厭音樂,卻還要組樂團、彈吉他呢?」我吐出了這句話。

「啊?」他斜眼盯著我。

「為什麼……你要做出這種事情呢?」我想起了隨身碟裡的照片。

「什麼?」

「為什麼……你要這樣子打女孩子呢?」剛剛他那在空中揮動的手臂,如果不是在大廳廣眾之下,那一個巴掌一定會打下去的吧……

「你……你是誰?」他似乎終於發覺我這個人有問題,「我的女人用得著你管?」

心底突然併出的狂怒讓我突地進入了極度集中的狀態,眼前的一切像是靜止一般,「場域」來到了至今最高境界。

我的頭往後輕仰,很輕易的躲過邋遢鬼毛手毛腳揮過來、再我眼中看似靜止的一拳,讓他的拳頭從我下巴前方兩公分畫了過去,同一時間小腿下意識的往前一踹,不偏不倚的正中邋遢鬼胯下,他整個人往後上方飄了起來,然後像是沒電的玩偶一般軟倒在電梯的地板上,像是觸電一樣的蜷曲,不停顫抖著。

「……!」邋遢鬼看起來像是痛到喊不出聲,嘴巴裡咕噥著,「……為……為什麼……」

阿能曾告誡我,遇到危險第一先踹對方膝蓋或是胯下,我想這至少證明對邋遢鬼我比較偏向胯下這個選項。

從腳底的反作用力看起來,剛剛那一下起碼有筋骨碎裂的程度……

我抬頭發現電梯正運行到3樓,趕緊按下2樓的鈕,「叮」的一聲電梯門打了開來。

「對了……急診室在一樓,我相信骨科醫師應該是有在值班的。」我邊說,邊從邋遢鬼蜷曲的身體上跨出了電梯。




我爬樓梯回到了9樓。

只見方小姐仍然跪坐在地上,似乎正在擦試著她的吉他。

我緩步踱到了她的身後。

「哈囉……?」這什麼爛開場……

「這把吉他是我的奶奶留給我的……是我最珍貴的寶物。」她回頭看了我一眼,又轉頭回去摸著吉他上與地板摩擦到的地方。

「嗯……」

「一不小心居然被我摔到了……」她用手背擦拭了一下眼睛。

「嗯……」

「好笨……」

「嗯……」

「我真是笨手笨腳……」

「嗯……」

「阿……」

「嗯?」

「真是不好意思,一直讓你聽我說這些……」她終於想到我這個一直站在她旁邊聽她訴苦的是個陌生人,嘟著嘴巴轉頭用大大的眼睛看向我,「請問你……」

「我……好喜歡妳……」我衝口而出。

她瞪大眼睛,抬起頭吃驚的望著我。

「……的歌。」

沒想到這會是我跟她說的第一句話。

「哦……哦!」她的臉頰微微泛紅,瞇起原本哭腫的眼睛,佈滿淚痕的臉頰露出燦爛的笑容,「這樣哦……謝謝你!」

「哈……」我感覺臉上也熱熱的,笑得像白痴,而行為更像白痴,搞不好實際上就是個白痴。

「你是……『公司』派來帶我走的嗎?」她甩了甩長髮,抬頭看我,「沒看過你耶,你是『小立老師』的助理嗎?」

「小立老師」?好熟的名字……啊……是那時候餐廳的那個錄音師……

「我……是啊,是『老師』派我來帶妳離開的……」我隨口編了一個謊言,「……東西收一收吧,要走了。」

「可是……我男朋友他……」

「我剛在電梯裡有遇到他了……他說他有點急事要去處理……」譬如要照X光之類的,「……所以請我來帶你回家。」

「太好了……可是我不想回去耶……可以去其他地方嗎?」

「當然……可以囉,要去哪兒都好,你先收一下行李吧,我先去護理站借個電話叫計程車……」反正先離開這個地方就對了,我心想。

她突然把手伸到我的眼前,右手手指上拎著一串鑰匙,黑色與綠色交錯的橢圓型鑰匙圈,上頭寫著「Kawasaki」……

「這是我男朋友的機車鑰匙,剛剛被我摸來的,哈哈,」她左手朝我比了個勝利手勢,伸了伸舌頭,瞇著眼睛對我傻笑著,「你會騎重型機車嗎?」

她傻笑的樣子少了份甜美,卻多了份可愛,而且好有親切感。

不知為什麼,我打從心底希望她能夠擁有這樣的笑容,一直、一直、好好地活下去。

是啊,這一刻,一切都不再重要,只要能看到她的笑容,還有什麼事情更重要呢?

「那當然,記得抓緊些。」我從她手中接過鑰匙,比了個大拇指,打從心底對她咧開了嘴巴笑。


<待續>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看到新的ㄧ章超感動
2011/09/10(土) 23:15:10 | URL | :^}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看到新的ㄧ章超感動
^^ 謝謝! 濯
2011/09/14(水) 09:10:03 | URL | 濯楊 #-[ 編輯 ]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