紊亂。秩序
紊亂心靈中,彷彿存在的秩序。
繃帶
繃帶
濯楊




大叔他說自己叫做阿昌,至少在他介紹自己的時候是這麼說的。

當時還是高中生的我,都管他叫「昌哥」,帶了點年少輕狂的俏皮。

昌哥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笑了笑。

我是在暑假打工的時候認識昌哥的,當時酷熱的暑假我捨棄了玩樂,找了份沿街發傳單的爛工作。

那一年暑假的記憶滿滿的都是我在烈陽下跟在昌哥後頭發傳單的畫面。

昌哥約莫40歲左右的年紀,看起來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就只是一個平凡人。

我曾經有幾次好奇問過昌哥為什麼他不去找一份不用到處跑、沒那麼累人的工作,但是他總是笑笑的沒答。

昌哥他有一個怪癖,他的左手腕以下到手指總是纏著厚厚一層繃帶,而且會不停的抽動。

在我的記憶,他的左手掌從來不曾停止抖動,也從來不曾拆下繃帶過。

年輕的我也曾經不管那麼多的詢問昌哥有關於他的左手以及左手繃帶的故事。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昌哥露出了不悅的表情,而自討沒趣的我也沒有在追問下去。

直到有一天,颱風來臨前的大太陽,我和昌哥兩個都被陽光給奪去了大量的體力,中午休息的時候,我們兩個選了一個小學旁的大樹當做休憩的點。

樹蔭搭配暖暖的微風,讓我們兩個都有些昏昏欲睡,不知何時昌哥打起了鼾,這讓正往夢鄉進入的我突然心生一計。

昌哥看起來睡得很沈,我驚訝的發現他的左手停止了抖動。

我很輕易的就搆到了他左手的繃帶,我輕輕悄悄的將之一層又一層的拆了開,當拆到最後一層的時候,不知不覺的吞了口口水,異常的緊張了起來。

我揭開了最後一層紗布,昌哥同時也在這時候睜開了眼睛,用極度驚恐的眼神盯著我,嘴裡大聲的嚎叫著不成語言的語句。

我已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得呆了,腦袋像是糾結在一團,陷入泥沼。

我只是瞪大了眼睛盯著昌哥的左手腕……不,應該說是原本應該是左手腕的地方,因為那裡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那裡是空的!

那……昌哥那平常除了會抽動外一切皆行動正常的左手究竟是?我剛剛拆繃帶時摸到的東西是?

昌哥愈加激烈的哀號打斷了我的思考,他的身體逐漸液化、扭曲著,嘴裡的哀號充滿了痛苦,他用剩餘的右手緊緊抓著我的左手臂。

我在極度的驚訝下反而發不出一絲一毫的聲音,只是張大了嘴巴,不知道該怎麼去幫助他,只任由左手臂讓他緊緊抓著。

我眼睜睜的看著昌哥的身體崩離、分解、血液飛散,他的骨、他的肉漸漸的被「吸」進了他左手臂以下的那團「無」。

短短十幾秒的時間,過度的震驚,讓我像是老了十幾歲。

我的眼前只留下昌哥的衣服、鞋子和他身體崩離時沾染到衣物上的些許血跡。

這是夢嗎?

一旁我們剛吃完的兩個便當盒和我左手臂上的手印說明了這是現實。

那之後,我暈了過去,後來怎麼回到家的我都忘了。




對於那一天之後的暑假,我已經沒什麼印象了,對昌哥的消失,似乎也沒什麼人有感覺。

有的時候我甚至懷疑,是不是真有這麼一號叫做「昌哥」的人物存在。

我渾渾噩噩的度過了我剩餘的高中生活,刻意的讓自己不去回想、不去思考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直到之後我考上了大學,離開了家鄉來到異地,我依然會回想到那一天的情景,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我越來越覺得那是一場夢。

現在剛升上大四的我,課變少了,多了些時間思考未來。

這一天,非常平凡的一天,我正悠閒地吃著樓下早餐店的漢堡和奶茶,思考著沒課的今天要去那兒走走時,突然感到我的左手臂猛的一震,拿在手上的奶茶灑了一桌子。

那感覺像是我的手臂裡有什麼巨大的物體在蠕動一般。

當我看到左手臂上那逐漸擴散的黑色手掌印,這瞬間,我瞭解到,那一切都不是夢。

我立刻在文具店買下這本筆記,想要在我啟程之前留下些紀錄。

如果有人看到這本筆記本的內容,請相信這世界上真的有我這個人曾經存在過。

如果看到這本筆記本的你也有同樣的狀況,而你知道解決的方法,請與我聯絡,我的聯絡方式都寫在筆記本的封底上。

如果看到這本筆記本的你需要幫助,也請與我聯絡吧,或許到時我運氣夠好,能找到這一切的解決方式,我或許有機會能幫助你。

祝我幸運吧,我必須出發去尋找這謎團的解決方法了。

首先,第一站是轉角的藥妝店。

我必須購入大量的繃帶。

題目:小說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